61cs

[娇妻美妾任君尝](21)7ea

[娇妻美妾任君尝](21)


朦胧地睁开自己的眼睛,我双目无神地望着眼前虚幻的景象。那是一团白花 花的东西,而在片刻后,随着马赛克在我面前不停地重组,我才堪堪认出那究竟 是个什么东西。天花板上的吊灯而已,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玩意。 我在哪里? 全身僵硬而一动不动,当我努力一翻身的时候,顿时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没 有什么力气。腰酸背痛腿抽筋,这是事实。当我的小腿肚上传来那抽筋的痛感时, 酸麻的背脊和腰部的不适令我发出了一道销魂的呻吟声。 十多秒的时间,好不容易摆脱了抽筋的痛觉,我又一次发出了销魂的呻吟声。 自己的身子就好像多长时间没有活动过了似的,而那趴在床上伸懒腰的感觉 实在是让我爽得生活不能自理! 诶……这里是……卧室哈。 在让身子好好地舒服了一番后,我才后知后觉地观察起了周围。没错,这就 是我自己家,准确地说,是我和筱葵搬家后暂居的那一套房子。 筱葵…… 忽然之间,我的身体再一次僵住了。但这绝不是因为什么身体的不适,而是 因为,我瞬间回忆起了昨晚的一切。 话说……是昨晚吗? 我昨天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在从酒店的床上起来后就各种不正常? 还有……我居然……我居然就那么沖进了家里,侮辱我的妻子,并……并… … 我的身上似乎在冒着冷汗,心里更是冰凉一片。我居然就这么……我都干了 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精神病吗?还是喝酒喝多了? 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猛地掀起被子站在了地上。腰好痛,浑身都感觉 好不对劲。我向四周望去,寂静无声。迅速地打开卧室的门,我忙不急待地沖入 到了客厅里。 然后,我楞楞地看着前方。 餐桌上是一片完整的残羹剩饭,不,不是残羹剩饭,那是一口未动的一桌相 当丰盛的晚餐。而这其中最吸引我註意力的,也不仅仅是那被摆在了正中央的巨 大蛋糕。 一锅满满的西湖牛肉羹已经凉了。七个步骤,需要准备数个小时之久,然后 煮上半个小时的菜。一口未动,凝固的表面平整如镜。 一盘满满的花雕熏鱼造型别致。十七个步骤,收拾鱼然后切肉块,这道需要 一个来小时才能做完的菜同样一口未动。 一盘满满的东坡肉肉质肥腻,需要准备数个小时并烹饪一个多钟头的大好菜 肴,表面凝固的油脂完全没有被碰过的痕迹。 一盘我再熟悉不的小笼包,同时还搭配着我同样十分熟悉的猪肉烧麦。毫无 疑问,同样也是一口未动。 一盘清淡的炒菠菜,应该是用来解油腻的。就是这样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菜式, 烹饪者却也依旧在盘子上点缀了三朵萝蔔花。 一道虾籽大乌参,一般只有饭店才能吃到的美味。这是一道餐前开胃菜,不 过却同样没有被下筷子。 一道松鼠黄鱼,背脊上如同饭店内常见那样被切出了许许多多的肉柳。金黄 色凝固在表面,堆在正中央的香菜姜条一点没动。 两碗香菇腊味煲仔饭,这应该是实实在在用来填肚子了。不过,就连那覆盖 在米饭上的腊肉和鸡蛋都一点没动,更别提里面的米饭了。 一屉豆鼓粉蒸凤爪,光是看那造型便知道无比美味。不过,昨夜似乎没有任 何人有兴趣对它动筷子。没记错的话,备料要准备一天? 一盘鹹蛋蒸肉饼,金黄色的鸡蛋洒落在猪腿肉上,一勺子下去绝对是再好吃 不过的美味。不过,似乎没有人拾起勺子。 最后,同样是用来清口的一盘客家酿豆腐。一筷子下去就会破坏形状的菜式, 不过同样也没人下那一筷子。 餐桌很大,十菜一羹也可以充分地容纳下来,并格外地添置一个巨大的蛋糕。 说实在的,蛋糕的样式很朴素,而且也并没有在上面特意表明生日快乐。不 过,有谁会在非生日的时候吃这种蛋糕?我清楚地记得昨日筱葵挂来的电话,这 十菜一羹都是她自己手把手亲手烹饪出来的。再加上那摆在桌子正中央的蛋糕, 毫无疑问,昨天应该是某人的生日…… 谁的生日? 我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问过筱葵,她究竟是哪一天出生的。这很 不正常,我都已经和她结婚七八个月了,为什么从来没有向她询问过生日是哪一 天呢!?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可以肯定昨天不是我的生日,那么毫无疑问,昨天要么是筱葵的生日,要 么是栾雨的……应该是筱葵的,不然她为何会在自己家大摆筵席? 可我昨天都干了些什么? 筱葵她辛辛苦苦地准备了一天,至少也是一下午的如此一顿丰盛的晚宴,我 把它完全忽视了。然后,在筱葵生日的这一天痛骂她是婊子,并当着她的面…… 我几乎是沖刺地打开了自家的门,然后嘭嘭地敲起了隔壁栾雨家的屋子。筱 葵是不是在这里面?她现在是不是在和栾雨在一起!? 「怎么会这样?」 敲完门的我呆呆站在原地,楞楞地望着自己的拖鞋。哦,是了,我的身上已 经被套上了短裤的T恤,就是不知是谁给我套上的了。是肯定在气头上的筱葵吗, 还是温柔可人的栾雨?应该不是栾雨,她怎么会在同床后,再当着筱葵的面给我 穿衣服?可如果是筱葵的话,她肯定是在气头上吧? 就在我焦虑不知如何是好时,走路的声音自门内响了起来。只听一声吱呀, 穿着一件粉红色睡衣的栾雨站在了我的面前。 「……筱葵呢?」 面前的妮子显然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那短翘的头发乱蓬蓬的满是枝杈。她 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招手让我进来。 栾雨的家里我自然不是第一次进来,走入客厅,安安静静。我往向那半敞着 的卧室门,小心翼翼地朝那里指了指手指。 「……还在睡觉,你……小心点吧,我去别的屋躺会儿。」 栾雨的眼神中满是告诫的意味,她用下巴朝自己的卧室那里点了下头,示意 我赶紧进去,然后自己朝着空卧室的方向走去。 「……小雨!」 我悄声地喊住栾雨,看到对方回头,我继续悄悄地说道。 「小帝不在家吧?那个……筱葵她昨晚怎么样?」 栾雨无声地摇了摇头,然后用可怜兮兮的……可怜我的可怜兮兮的目光瞅着 我,耸了耸肩。 「赶紧进去安慰老婆吧。」 我悄悄地打开了卧室的门,然后心虚地向里面望了过去。只见在栾雨那布置 得万分温馨的、充满了粉色调的卧室里,同样是粉红色的棉被因一个熟悉的身影 而撑起了一个包。黑色的长发有不少都散落在外面,毫无疑问,那就是我年方二 十……二十五岁的娇妻。 我踮着脚尖走进屋里来,正好栾雨卧室的地板上铺着一层亦然是粉红色的地 毯。悄悄地走到背对着我的筱葵的面前,我谨慎地朝着对面她那俏脸望了过去。 「…………!」 我抽了一股凉气。 筱葵她……居然是睁着眼睛的! 她正在直勾勾地盯着对面床头柜上的一面镜子! 镜子里全是我! 「…………」 冷汗顿时大片大片地从我的额头上流了下来,而筱葵依旧是面无表情地、直 勾勾地盯着对面床头柜上的镜子,盯着我。她的睫毛依旧无比柔长,她的双眸依 旧无比清澄,她的鼻梁依旧无比修挺,她的红唇依旧无比丰润。不过,借由那扇 镜子望到她俏脸的我却是吓得腿都快软了。 「……老婆…………」 我轻轻地走到床沿处,然后单膝跪下,然后用尽一切可能将自己的语调变得 尽一切可能的柔和动听。 「您辛苦了……」 我通过那扇镜子盯着筱葵的俏脸,还是面无表情,而且她的身子也完全没有 动弹的意思。我艰涩地咽了下口水,然后干巴巴傻嘿嘿地笑了一下。 「那个……昨个儿是您生日啊,嘿嘿……生日快乐……」 筱葵的脸蛋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有在眨眼的时候才能看出一丁丁点的生命气 息。我上下打量着那覆盖着她娇躯的薄毯,发现她那弧线明显的躯体完全没有起 伏的趋势。 「老婆……真不好意思……真对不起……我昨天不知为什么突然发疯了,所 以那个……做了很多的糊涂事。那个……辜负了您老人家的一番期待,这个…… 本当にすみませんでした!「 我趴在床沿上向着筱葵深鞠躬,脑袋刻意响亮地在床框上狠狠地磕了下去。 我的脑袋曽可以撞裂砖头所以无所谓,但是那属於栾雨的床框却是发出了不 堪负荷的声音。 即便如此,筱葵依旧是神色平淡如水地侧躺在卧床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 她面前的镜子。我不确定我所在的位置能否被她看到,但至少在这个角度下,我 无法看到自己的身影。还没有效果吗,是因为诚心不够吧? 於是,我继续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态,手臂好似行为艺术者般地高高举起, 然后开始动情地高歌了起来。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不管有多少风雨~我都会一样陪着你 ~我想你~想着你~不管有多么的苦~只要能让你开心~我什么都愿意~想着你 ~「 高歌完毕,筱葵的确是有了些反应。不过,她却是似有不满地皱了下眉头。 嗯,看来我唱得还是不够努力呀,再来一首。 「你是我的情人~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用你那火火的嘴唇~!让我在午夜 里无尽的销魂~!」 刚把歌唱到这儿就感觉不妙了,而镜子里筱葵的俏脸果然也是冷冰冰的。完 蛋,我怎么能对着自己的老婆唱这种歌曲呢?尤其是在昨晚的那场荒唐戏后!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aremysuperstar ~你主宰~我崇拜~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爱你~Youaremysup erstar~「 完蛋,筱葵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啊,就那么冷冰冰地望着对面床头柜上的 镜子盯个没完。好吧,那么我最后再来一首吧。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 白~!」 正当我放声高歌之际,只听得嘭的一声忽然在身后响起。愕然回头,便见栾 雨一脸气呼呼地站在卧室门口,那俏丽的大眼睛几乎要瞪出来了。 「自己唱歌跑调自己心里没数啊!?忍你半天了知不知道!?还死了都要爱!? 调跑成这奶奶样还死了都要爱!?你是真想做死啊你!!「 语罢,独留下目瞪口呆的我,栾雨咣当一声又把她自己家自己卧室的门恶狠 狠地甩上了。隔着门,我依旧可以清晰地听到栾雨那典型郁闷了半天后不满的嘀 咕声。 「呃…………」 我尴尬地回过头来面对筱葵,妈呀,谁也没告诉我我唱歌跑调呀…… 咦? 我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筱葵刚才的的确确地咧嘴笑了一下。虽 然在我回头的同时立刻掩饰了下去,但却绝对看到了她刚刚翘起的嘴角! 眼见如此,我可算是放松地吐了口气。别的不怕,就怕筱葵已经被我深深地 伤了心。还好,只要笑了就好。眼见如此,我便立刻嘻嘻哈哈笑着来到了床尾。 「老婆大人……您辛苦了……我来给您老揉揉脚~」 我掀开筱葵身上的毛毯,亲爱的老婆此时穿的是一件淡紫色的丝绸吊带睡裙, 那两条光滑雪白的大腿惹的人眼花缭乱。我嘻嘻笑着握住了她那滑腻精致的足踝, 开始以不甚熟练的手法为昨日辛苦了一下午的娇妻做起了足部按摩。 娇妻的玉足还是一如既往的柔软可人啊,虽然对昨夜那疯狂的记忆感到不可 思议,但此刻,我却也不由得将昨夜那舔足的角色下意识地进行了互换。尽心地 为站在灶台前做了一下午晚餐的娇妻揉着玉足,我不断在那细腻的足背上落下点 点吻痕。 「老婆老婆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愿你有一个好身体~健康有魅力~」 帮亲爱的老婆揉完脚,我又坐到了床上,然后也不去理会筱葵此刻肯定是装 出来的冰冷表情,开始为她揉起了腰。不过,由於筱葵此刻是侧身躺在床上,所 以我的按摩不是十分趁手,基本上就是在以捏的形式进行。 「噗……」 一道笑声在我的手指又一次捏在筱葵的柳腰上时响起,我顿时瞅向了镜子, 只见筱葵正急速地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将自己的笑容掩饰起来,并再一次挂上了 冰冷的模样。 「哦~そですか!」 我笑了,继续开始捏起了筱葵那柔软的柳腰来。我的手指隔着筱葵那紫色的 真丝布料,一下,两下,轻轻地捏着她的腰。一下,两下,我一个劲地盯着镜子 里的筱葵,明显地看到她的嘴角在不停地抽搐。 「老婆~想笑就笑吧,我不会怪你的~」 我俯身躺在了筱葵的身后,从后面将她那柔软温暖的娇躯搂在了怀里。此时 此刻,面对那在餐厅里搁置了一宿的盛餐,面对此刻正对我怄气的筱葵,我唯一 想着的就是要让她开心。 冰冷的表情,在我的不懈努力下,筱葵终於开口了。 「昨晚爽不?」 声音很冰冷,我知道此刻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立刻板住自己的脸,因为 筱葵此刻也在通过镜子看着我呢。 「一点都不爽,爽什么啊,爽个妹啊,一点都不爽!」 我看着镜子中的筱葵,而筱葵也在通过镜子看着我。她挑了挑眉毛,语气冰 冷地说道。这肯定是在考验我,我知道。 「不爽?小雨的身子可比我的嫩多了。不爽?她都好快要爽到天上去了,你 能不爽?」 筱葵的眼睛在一定范围内来回飘逸着,眼睛微微瞇起,那艳丽的娇容做出一 副高傲的神情。侧躺在床上,昂起下巴,通过镜子斜视着我。听到她说得如此直 接,我方才还未反应过来的大脑顿时感到有些不对劲了。 「那个……老婆,你怎么知道……我会记得昨天的事……的?」 歉意归歉意,我此刻心中的歉意主要是归结於筱葵那丰盛的晚餐被我辜负掉 了。不过,我还什么没说呢,她怎么就…… 「你当我不知道你早就和她勾搭到一起去了?」 筱葵没有再通过镜子看着我,同时,由於我正紧抱着她的身子,我可以明显 感到娇妻身子的轻微颤抖。 「……对不起。」 我无声地张了张嘴巴,却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我还没有跟筱葵摊开关於 俱乐部的事,在这种情况下,和老婆闺蜜搞到一起去的我只能是哑巴吃黄连。 筱葵一时之间也没有再吭声,我也只是静静地拥抱着她的身体没有说任何一 句话。怎么办?这就质问她有关俱乐部的事情吗?在筱葵生日的当天完全地辜负 了她的一番好意,然后紧接着在第二天…… 「明,你应该也註意到了吧,你的……精神有些问题?」 筱葵忽的伸手将镜子扣死了,我看不到她的表情,而他也看不到我的脸。 「……貌似……的确如此,筱葵,你……知情?」 昨天的事情我记得一清二楚,一比较就知道自己绝对是有着精神类疾病。而 筱葵当时……也是一副很冷静的样子,甚至栾雨,在意识到我的精神不正常后, 应对得也颇为…… 「唉……你知道我有多累吗?」 忽然,筱葵再一次说话了。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那被我紧紧搂在怀里的 身体却是紧紧地绷着,而那语调中也染上了一层呜咽。 「明,你知不知道在你……去了日本后……我过得有多累?」 筱葵的胳膊飞快地动了起来,我看不到,但我可以感觉到她用自己的右手紧 紧抓住了我的右手。越过她的柳腰覆盖在她小腹上的那只手被她紧握着,手心十 分柔软而又灼热。 「……筱葵…………」 「你……你我……在你十……十七岁去日本前,我们……我们就是认识的… …你知道吗?「 筱葵的声音中带着她从未有过的呜咽,由於镜子被扣死了,我无法看到筱葵 的表情。不过我知道,正有泪水从她的眼角处滑下。而听着娇妻那呜咽中哽咽不 已的话语,我的心也在抽搐着。 「你知不知道……你最喜欢吃小笼包了?」 我眨了眨眼睛,用力地眨了眨。 「不记得了吧,要不然……你也不会以为这只是我爱吃的。的确……我爱吃 ……」 悠长的呼吸声,筱葵在平衡着她的气息。 「……但那是因为,那是你喜欢吃的,知道吗?明?」 我喜欢……吃的吗? 「从……十六岁生日那天没有机会。从十七岁开始,从你去了日本的第一年 后开始,从我十七岁的生日开始……」 筱葵的手紧紧攥着我的手,非常地用力,而在我怀里的她的身体也是高度紧 绷着。我眨着眼睛,一声不吭,紧咬嘴唇。 「……每一个生日,从十七岁时的那个开始,一直到现在……每一个生日, 我都会想今晚这样……给自己做一顿大餐……」 又是一个悠长的呼吸声,紧接着,筱葵猛地发出响亮的吸鼻子声。 「都是一样的菜式,一模一样,就像你今天看到的这样,都是……我最擅长 的,你最爱吃的……」 忽的,筱葵将自己的身子翻了过来,面对着我。我眨着眼睛看着她脸蛋上的 泪痕,看着那在几句话的功夫里就忽然出现的泪痕,和那迅速泛红的眼睛。无言, 伸出手来,轻轻将那三滴刚刚涌出的泪水拭去。 「……每年的那一天,每年的我的生日……我都是一个人坐在那一桌餐前… …假装……假装你就坐在我的对面。然后……「 她咽了一口唾液,哽咽了一下,而我则是用力地抱住了她的腰。 「……只能是吃下一碗煲仔饭,一盘酿豆腐和菠菜而已。其他的……倒也习 惯了,倒掉……就是了……就像今天一样……」 她将自己的额头贴在我的脑门上,那从檀口中传来的香气却好似煎熬。我抿 着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七年啊,你这混蛋,我在生日这一天做了七年的饭……今天,终於可 以做给你吃了……明,昊明,你知不知道我期待这一天期待了多久了?你知不知 道我……我……我……」 她擡起头来,望着我,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那已然有些红肿的眼眶上没 有再流出泪水,但却让我的心…… 「……筱……」 「你闭嘴!」 忽如其来的怒吼完全在意料之中,但这却也是我第一次见到筱葵对任何一个 人……包括任何人在内……第一次怒吼。当她几乎毫无形象可言地对我大吼出这 三个字时,那尖锐的声音顿时让她的下一句话变得有些沙哑。 「混蛋混蛋混蛋混蛋混蛋!你这个挨千刀的混蛋!老娘他妈的期待这一天多 久了你他妈知道吗你!?你他妈什么都不知道!!」 怒吼,虽然去的很快,让我的心坠入了谷底。在筱葵迅速地怒吼之后,她望 着我,抱着我,将脑袋紧紧地靠在我的胸膛上。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只是紧紧地 抱着我。 「筱葵……我想……你说的应该没错……我……的确挺混蛋。」 在张开口的那一刻,我丝毫没有对自己沙哑的声音感到意外。虽然依旧对於 她所说的过去的事一头雾水,毫无记忆可言,但这并不妨碍我的内心狂涌那愧疚 之情。 静静地相拥着,一时间,我和筱葵又是一次良久的无言。整个房间内只能听 到筱葵略为粗重的喘息声,此外寂静无比。我稍微擡了下头,屋外……也是十分 寂静。 「呐,明……」 忽然,筱葵再一次开口了。她的声音比较平静,却又带着一丝沈重的感觉。 而在开口后,却又停顿了。 「说吧,老婆,今天……不,你…………就尽管说吧,我……我的好老婆… …「 「明……你不累吗?」 她望着我,眼睛当中依旧蕴含着滴滴泪水。她的脸色红润,她的发丝散乱, 她那俏丽的脸蛋上还带着泪痕。她的声音略为沙哑却带着温柔的语调,就好像是 在为先前的怒吼而无声地表达着歉意。 「累……?」 我眨了眨眼睛,对於此时的筱葵究竟会说些什么,我完全没有预知的能力。 筱葵松开了我的拥抱,她垂下了眼睑,然后抓住我的手,向着……她的内裤 当中伸了进去。 「你……」 我惊异地眨着眼睛,当自己的手指被筱葵带着插入到她的阴唇内时,我清楚 地感觉到了那柔腻的洞穴中带着湿润的触觉。手指下意识地在那里搅动了一下, 顿时,一股水汪汪的触觉让我惊愕地瞪起了眼睛。 「感觉到了吧……」 筱葵将我紧紧地拥在怀里,并用她的胳膊盖住了我伸到她下体的那条臂膀。 她拥着我,额头贴着我的嘴唇。看不到表情,只能感受着那灼热的体温。 「和昨晚没关系,这是常态。只是……穿着睡衣拥抱了一小会儿而已。我的 下体……就已经开始湿润了……」 我无言地被筱葵拥抱着,手指依旧深陷在她那湿润的腔道内。我丝毫没有动 弹,手指更是完全处於僵直的状态下。便是如此,我也就更能感受到筱葵蜜穴内 的淫液是如何缓慢地分泌而出。 「筱葵……这是……什么情况?」 筱葵抱着我,用手抚摸着我的脸颊,而她自己则是始终没有擡起自己的头颅。 依旧将脑门贴在我的嘴唇上,将自己的脑袋垂在我的胸膛那里。显然,是为 了避免与我的直视,亦或者……被我看到她的脸。 「就是这个情况……明。」 筱葵的声音很平静,也没有太大的音调起伏。但越是如此,我越是知道她必 然压抑着强烈的感情。 「我的身体……很容易……很容易就可以进入到正常女性的发情状态中,呵 ……老实说,这种程度的发情我多少年前就习惯了。呐,明,我必须向你坦白一 件事……」 闭上眼睛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当筱葵说到这里时,我已经知道她打算提及什 么了。只是没想到,不是通过我气势汹汹地逼问,而是由她用这种方式……来表 述。 「说吧,筱葵,亲爱的。」 「……其实呢,我在和你做爱的时候,虽然蛮用心的,但却完全没有放开自 己。你所见到的……只是我最……相对而言,最……怎么说呢……相对最矜持的 一面吧。嗯……在丈夫面前的矜持。」 因为无声的笑,我的鼻孔中呼地喷出了一口气。在丈夫面前的矜持吗?的确, 在马尔代夫的那一次群交不算,就我亲眼目睹的那俩次……接客来说,筱葵在面 对我时的确很是矜持。虽然这种被她称作矜持的床戏若是换到别人身上,也肯定 是相当的激情澎湃。 「这个……我倒是可以感觉出来,你的本事……筱葵……呃……」 我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自己老婆的身上虽然还有着海量的谜团, 但就眼下的这个话题而言,我该怎么回答呢?称赞她性技高超? 「……嘛……这个……那个……这个……」 「哼…………」 筱葵用鼻子轻声笑了一下,她的手掌继续在抚摸着我的脸颊,而那额头也是 依旧抵在我的嘴唇旁。 「你……昨天去找凯瑟琳了对吧?」 筱葵的话让我又一次眨了眨眼睛,同时感到了一丝尴尬。老公嫖娼被老婆逮 到什么的,就算自己老婆也是这种女人,终归…… 「嗯……」 「她下午打电话告诉我,说你的状态很不好。只……哼……才刚射了一次就 昏倒在了床上,害得人家美女还得把你拖到浴室里洗个澡。啧啧……你说你啊… … 唉……怎么就那么……那么让我不省心呢?「 什么叫做尴尬?此时我算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老婆背着自己当…… 就算是当妓女好了。而做老公的我背着当妓女的老婆去嫖她的同事,干到一 半——有耶格尔在,才射一次应该连三分之一都不算吧——就昏倒,还得让老婆 同事给洗身子,然后还得让老婆同事通知老婆…… 我都可以脑补出来。 凯:筱葵吗?接客呢? 葵:这会儿没呢,有事? 凯:你老公今天来嫖我了。 葵:啊哈?哦,那他厉害吧? 凯:别提了,才干了一次就昏倒了,我给他洗了个澡,然后把他扔那了。 葵:哦……那谢谢了,赶明给你介绍个凯子? 凯:不客气,但别像你老公那么怂就行。 「…………」 丢脸丢到老婆同事哪里去了…… 「……你怎么知道……不,诶……筱葵,你什么时候知道我……诶……那个 ……说什么好呢……诶……」 一声幽幽的叹息,筱葵忽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乌黑的发丝散乱地披散在她的 脑后,些许分叉遮掩着那俏脸的脸庞。吊带睡裙的一根肩带落到了肩膀下,雪白 的香肩与胸膛是如此的诱人与美丽。神色淡然地将肩带重新套上肩膀,筱葵赤足 站在了栾雨卧室的地毯上。 「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先……出去一下。」 筱葵拿起自己放在了栾雨卧室内的皮包,语调间带着淡淡的疲惫。我无言地 点了点头,然后走出了卧室。 厅里没人,想必这会儿栾雨应该是正躺在……小帝……别的哪间卧室睡觉呢 吧。我没去打扰她,自是静静地瞪着筱葵喊我进去,而这个时间很快就到来了。 「这是……」 看到筱葵在栾雨的电脑前打开了一个视频,我好奇地把梳妆台的凳子搬到了 电脑桌前,和筱葵一起盯着这27寸屏幕的苹果机。 彩色的监控视频,这是一间酒店房间的探头拍摄到的。喂喂,为什么酒店的 客房当中会有监控探头啊!? 没等我反应过来的,便见到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而那迎门而入的角色直 接让我瞪大了眼睛。 「刘斌!我告你!老子可不搞基!」 身穿西服的我跌跌撞撞地走进了屋里,并对这一团空气嘻嘻哈哈地叫嚷着。 为什么监控探头还有音效?我没功夫去理会了,只是看到视频中的自己在对 着一团空气耍了好一阵子的酒疯后,便稀里糊涂地一屁股坐在了电脑桌前。 「那是……」 看到画面中的自己从兜里掏出的优盘,我再一次感到今日的大脑有些不够用 了。 「……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把我的优盘偷走的,好在后来被我悄悄拿回 来。」 坐在身边的筱葵难得地笑出了声来,倒是让我稍微欣慰了些。随即,我便一 边看着视频上的我拿老婆的账号嫖妓,一边听着筱葵在一旁解说。 「你现在就陷入到了精神病发作的状态下,嗯……潜意识里,你是知道我账 号的密码的,所以自然就登陆成功了。我后来看了一下你和那个小女孩的聊天记 录,她显然立刻认出是有男性借用我的账号的。」 看到画面中的我开始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等待了起来,腾出了时间的我暂未让 筱葵快进,而是有些艰涩地问道。 「我……你是说,我……我潜意识……你是说,我其实失忆了?」 看到筱葵默认地点了点头,我眨了眨眼睛,脑子里更是一团乱麻。曾经失忆 了?如果是这样,我一直感到奇怪的、栾雨对我忽如其来的感情倒也就可以解释 了。不过,失忆的话……我又忘记过什么重要的事情? 在监控视频静默播放的时候,筱葵没有吭声,我便就那么坐在椅子上默默地 沈思了下来。自小到大的记忆是有着完整性的,我仔细地回忆了一遍,却完全没 有认识到任何有查漏的所在。 「喏。」 筱葵忽然出声了,让我看向屏幕,而我也略感好笑地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 丝吃味的感觉。 只见在那视频录像当中,曾经被我嫖过的少女出现在了门口。 「按照你的要求,首先是手淫表演了。」 再一次听到这句压根就忘了的话,清楚地记得和凯瑟琳约炮过程的我不由得 滴下了一滴冷汗。很显然,这的确应该是我的要求,而筱葵…… 「哼~」 而紧接着…… 「李纯纯……人家很纯洁哟。」 然后…… 「…………切!」 筱葵的手指掐住了我的腰,虽然没有用力,但的确是在拧着。然后,她风情 万种地扫了我一眼,关上了视频。 「十五岁的高一学生,还纯纯~啧啧……老公,爱好挺特殊啊。」 我干巴巴地笑着,此时此刻,不知不觉间,我似乎对於筱葵身上那已知的秘 密已经看得有些淡了。毕竟就已知情况而言,这是已经发生了约莫八年的事情了。 八年了,苍井空从出道到隐退一共才几年?对了,她退役了吗? 「老婆……那个……我这儿会应该是正喝醉了呢,嘿嘿……当不得真的……」 「喝醉吗?」 筱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她握住了我的手,攥得很紧。 「只是喝醉状态下,就能知道我的账号和密码?呵……那我也是醉了……」 我松开了筱葵的手,然后搂住了她的纤腰。无比的温暖,无比的柔软。她的 身上始终带着淡淡的香味,不是任何香水,而是娇妻身体内自然散发的气息。 「那我既然有患病的话……药呢?」 我眨了眨眼,对啊,筱葵搬家前还特意偷偷带了一大堆的药,而我则以为那 都是春药什么的。 「速溶型药片,我直接掺杂在你喝的水当中给你灌下去了。除非是在精神病 院正经地接受治疗,或者是病人自己也已经知道自己有病,不然基本上都得这么 吃药。」 我苦笑地点了点头,要不是昨晚的事实在是匪夷所思,我也是无法相信自己 精神上有问题,那自然也就不会直接吃药了。我可是……我昨天即没喝酒也没吸 毒,耶格尔也不是吃了一次两次了,所以,肯定是我自己的问题了…… 「对了,筱葵,为什么你会有这家酒店的监控录像?而且还是……房间内部 的、彩色的、带声音的?」 筱葵把头瞥向了侧面,一脸心虚地嘟着嘴巴,眼睛也是漫无目的地随便望着 这间屋子的每一个角落。见状,我也就只是呵呵一笑,然后从身后抱住了她。 「筱葵……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加入吗?」 这是一个困扰了我许久的问题,此时怀抱着我的娇妻,终於忍不住问了出来。 筱葵的身子没有紧张地一缩,不过她确实在沈默着。 「筱葵……告诉我好吗?虽然我……的确很对不起你……生日也好,我十七 岁以前的事……你说的那些……是我造成的吗?」 筱葵又是幽幽地叹了口气,背对着我被我搂着,她将手搭在了我覆盖在她小 腹上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我的手背。 「有些事情……目前……难以启齿。明……我本看你现在的症状渐消,所以 给你减少了用药量,却没想到居然导致了又一次的……复发。咱们先把你的精神 状态稳定下来吧,不然,我可真怕你会发疯。」 我点了点头,筱葵说得完全有道理。想也都知道,对於娇妻为何加入这个俱 乐部的事实肯定是具有刺激性的,而我昨天下午刚刚发疯…… 「筱葵,在我和你结婚这半年多来,发作的次数多吗?」 我唯一有记忆的就是昨晚,清楚地记得昨晚的一切,甚至是我思考的方式。 如果这是症状减轻后又复发时的特征,那以前呢? 筱葵昂起了头,她的后背紧贴着我的胸膛。我看到她的眼睛中闪烁着泪花光 芒,我也可以听到她鼻子哽咽的声音。 「那倒没什么了,不然咱俩能在这会儿结婚?不过……你嫖高一小女生的事 还真是把我吓了一跳呢……」 筱葵的脑袋用力向右侧一撞,敲得我脑袋梆梆响。 「……要不回头给你再找十四岁的?这是俱乐部里能找到的最小年纪了,给 你品尝品尝?」 我干巴巴地笑着,不断吻着筱葵那细腻的脖颈。而筱葵则是干脆将自己的睡 裙掀了起来,然后拉着我的手指又一次插进了她湿淋淋滑腻腻的阴唇当中。 滑腻腻的,淫液的分泌十分充分,这是前戏已经充分完成时才会具备的状态。 我望着筱葵,微微一笑,然后在她的脖颈上又吻了一下。 「难怪你内裤换得那么频。」 筱葵带着我的手指在那滑腻而充满粘液的腔道内一阵搅拌,带起了淫靡的水 声。她那火热的娇躯愈发滚烫,无力地靠在了我的身上。 「你昨晚……一个劲儿的喊我婊子,呵呵……婊子?说实在的,明,这么叫 我真的是太擡举了。我……是我们现役十二个姐妹里最优秀的,经过多年的调教 和改造……婊子?肉便器而已……」 我完全没有吭声,只是自身后紧紧地拥着我的娇妻。 「……不是妓女,不是性奴,甚至就连母狗……呵呵,母狗也是有发情期的 啊……虽说我倒也有发情期。不过明……你老婆我……我叶筱葵……真就只是一 个肉便器而已,肉体如此,心灵也是如此呢……」 筱葵将我的手指深深地插进了她的阴道当中,一根、两根、三根手指全都插 了进去。极度紧凑,却也并未因三根手指的插入而产生抗拒。阴道内湿滑黏稠布 满了筱葵分泌出的淫液,而这当中大半都是在先前的拥抱时便已经产生的。 「筱葵,别这么说自己好吗?我听着心疼啊。」 筱葵抽了一下鼻子,她轻咬着自己的嘴唇,继续将我的小手指也塞进了自己 的阴道当中。腔壁紧凑,却十分顺利,当我右手上除拇指外的所有手指都齐根没 入到筱葵的阴唇内时,她楞是完全没有发出呻吟。 「是兴奋吧,不用掩饰你勃起的肉棒,我不会看不起你的……」 筱葵那丰满的娇臀仅隔着一丝布料,轻柔地摩擦着我顶起的帐篷。 「……因为我压根就没有资格,因为,我的灵魂是汙浊的。」 她用手紧紧地按着我的右手,让四根手指深深地陷入在自己的阴道当中。 「明,知道吗,在调教我们的时候,第一个步骤不是直接开发我们的肉体, 也不是不断地训练我们的性技,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吗?」 筱葵的声音很平淡,但却说得我内心不断翻滚。但是……却又如她所说,我 的心里虽然十分难受,但生理上的兴奋却也同样存在。 「他们先让我们沈迷在滥交的乐趣当中。通过刺激我们的身体,通过提高我 们的性欲,通过让我们随时处於兴奋中却不给缓解,让我们在本能上追求着肉欲 的欢乐。在这个过程中,肉体的开发和性技的训练反倒是其次了。因为,只要我 们……真心地沈迷於滥交的快乐中,后两者……呵呵……都不用他们提出来,我 们自己就主动求他们这么干了……」 筱葵的语调中带着浓浓的自嘲,她把自己的双腿分开,好让我插在她阴唇阴 道内的手指能动得更舒服些。 「所以说,明,你真爱无比的老婆早就在多年前,呵呵,就已经被开发成了 一个最完美的性爱玩具,或者叫泄欲工具?反正都差不多,都只是个肉便器而已, 连母狗都有发情期呢,而我则是……二十四小时时刻准备着……被任何……雄性 侵犯……不……应该是被使用……」 筱葵的体温在不断提高着,那从她肉穴内流出的淫水正顺着大腿不断流到地 面上,流到栾雨卧室的地板上。她的肌肤白嫩中透着粉红,并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这样我的……说实话,明,我完全没有资格做你的妻子。诶……情况,你 差不多也知道了,自己做出选择吧……是继续和我在一起,还是……和小雨在一 起?不用理会你弟弟……这个问题会解决的……」 我完全说不出话来,筱葵的这种自暴自弃的自我嘲讽完全没有起到她想要的 效果。现在心里的心情算什么,我不是很清楚,是怜惜吗,大概吧。手掌被她按 着,除非硬拔,不然拉不出来。我搂抱着筱葵那体温愈发火热的胴体,深深地叹 着气。 「你……没法退出吗?」 「退出能如何?我的肉体已经是……已经是一具完全合格的,而且是极品的 肉便器,我的……心也已经……堕落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退出了又能怎么样? 我已经……离不开滥交的生活了,这和你,和你昊明的性能力没有任何关系, 纯粹就是我已经堕落了。我、我……我享受滥交的快感,享受和……和不是丈夫 的男子激情做爱并被内射的那种……变态的……堕落的……「 筱葵的身体终於又颤抖了起来,她的声音外强中干,她那按着我手掌的手臂 也在颤抖着。我知道,我知道她现在只是在故意刺激我而已。故意刺激我,为了 让我放弃她。 「筱葵,够了。」 噗的一声,我直接把手指从她的下体拔了出来,而筱葵则顿时发出了一声闷 哼。我板着她的身体面朝着我,扫了眼那已是布满泪痕的俏脸,然后紧紧地拥住 了她。 「什么都不要说了,你不要再说了,我也不想问了。说起来,今天是你生日 的第二天,我还没有祝你生日快乐呢。」 擡起头,我吻着筱葵的俏脸,吻着她那满是泪痕的俏脸,一直吻到她终於忍 不住笑了一声。 「好老婆,我爱你,生日快乐!」 面对我的微笑,筱葵抿住了自己的嘴唇,不过我也能清楚地看到她脸蛋上掩 饰不住的笑容。 「混蛋……」 筱葵用力地在我的胳膊上掐了一下,紧接着,却又朝着那半闭着的卧室屋门 瞥去了一眼。 「死丫头,偷听个毛啊,给老娘进来!」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945147.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