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cs

我和我的舅母-乱伦小说e14



. 我叫陈天翔,生活在一个地级市。刚35岁,舅母今年48大我十三岁。我是一个很平凡的、宅在家里的屌丝,十 年前参军然后复员被安排在一家企业工作,我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喜好、也有自己的控,熟女控。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熟女控,但是我知道,我就目前来说我已经摆脱不了熟女带给我极大刺激的欲 望感。 我就一个舅舅,目前在做买卖,舅母给他打下手,每天舅母都是一人在厂里身兼数职,厂长、会计、出纳、公 关。我舅舅每天就是牌桌,KTV 、谈生意反正是很忙很忙。忙的时候,我经常半个月都碰不到他。 舅舅和我舅母在我1 4 岁的时候结婚,一年后我多了一个表弟。弟弟三岁的时候舅舅的生意开始有气色,慢慢 的走上了良性的轨道,所以舅舅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所以我才有机会与舅母有了后来的一切! 我舅母没有小说中的那么漂亮,但是也不是很差,只是比一般又高了一点点,胸大屁股大皮肤白。胸大屁股大 可不是火爆身材,因为舅母的胸已经下垂,屁股也是只圆不翘,就是皮肤不错,因为很白,而且很细腻。 第一次见到舅母是1 3 岁那年,年少的我对性一无所知,那时的我,对舅母还没有一点关于性的兴趣,只是觉 得舅母这个人很温柔,和我们家人都没有没有距离感。 婚后舅舅开始忙生意,我和舅母呆在一起的时间少了,直到我表弟出生,舅舅又因为忙于生意,舅母自己带孩 子有时连饭都吃不上,只好和表弟一起住到我们家,当时家里房间少,舅母只能和我这个小屁孩住在一起。于是我 有机会开始了第一次和舅母之间主动与被动的接触,不错只是接触,一张木头的大床,两个被窝,我自己一个,舅 母与表弟一个。舅母晚上要给表弟喂奶,所以房间的灯就一直没有关过。就这样的环境,舅母和我在一起有一个月 相安无事,能有什么事呢,当时我的身材本来就小再加上当时只有1 4 岁,一个只知道玩耍的、贪吃的小屁孩而已。 有天夜里尿急起来到院子里嘘嘘,完事后回房的时候舅母突然翻了个身,正值哺乳期的舅母一对又大又白的乳 房有三分之二展现在我面前,我发誓,那是我懂事后第一次看到女性的乳房,当时我就无耻的硬了,第一个反应是 蹲下,浑身发抖,心跳加速……大概有一辆分钟我脑子一片空白,反应过来时第一想法是舅母有没有发现我,想雕 塑一样蹲在地上很久发现舅母真的睡的很死,根本不知道有一双邪恶的眼睛在贪婪的直视她的乳房。很久很久舅母 并没有动,这时我的脑子在极速运转和斗争中,而我的右手却伸了过去,轻轻的放在了舅母的乳房上,在触摸的一 刹那我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只是感觉手上很温暖,很软,很舒服。 慢慢的左手也上去了,我发誓当时真的不想,但是我的手不听大脑的指挥了,轻轻的摸了一会我突然想到舅母 万一醒了怎么办?在强烈的恐惧下我乖乖的松开手,钻进自己的被窝。 第二天,装作若无其事的上学和舅母打招呼,但是总感觉舅母看我的眼神怪怪的,但是舅舅和父母也没有把我 暴打一顿的迹象,于是开始放下心来。在后来的几年内却再也没有敢动手,而且也没有那种机会了。直到直到和舅 母第一次体液与体液交换后,舅母才告诉我,那夜她知道,只是没有将我绳之以法而已。暴汗一个。后来我参军、 复员、然后工作这期间和舅母没有太近距离的接触。 一天夜晚,我舅舅和舅母来我家串门,舅舅在下面和老爸老妈聊天,舅母到楼上来看我的宝宝,老婆上夜班没 有回来,宝宝刚睡下,舅母看我家宝宝睡着了,就和我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慢慢的我的眼神变得淫荡起来, 因为舅母现在有点发福了,鼓起的肚腩,丰满的臀部,正是我喜欢的类型,我靠正点啊!和舅母聊了一会。 「我要下去了,舅舅还在下面」过了一会舅母说「再坐一会吧!」同时眼睛在舅母的臀部上贪婪的扫描着。 当舅母转身的一瞬间我的脑子短路了,真的变成了浆糊,我突然从后面抱住了舅母,舅母楞了一下就愤怒的将 我的手从她身体上拿掉,然后用一种可以杀死所有人的眼光看了我一眼……完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那一瞬间我 想到自己会有很多种死法,真的很多种。可是让我意外的是舅舅和舅母回家后我没有被乱棒打死,没有被很多种死 法击中,有的只是平静,生活在继续,我还在健康快乐的活着,还在舅母那夜眼神的恐惧中过着日子,直到时间将 一切就连记忆也冲淡的时候,我慢慢的忘记了恐惧与羞耻。 一年了,我忘记了恐惧,忘记了羞耻,可是怎么也不能忘记对舅母的惦记,我告诉自己这可是乱伦,无奈我控 制不住自己不去想。 生活中总是充满着未知数和偶遇,舅母厂里的电脑坏了,于是我又有了和舅母接触的机会,很简单,猫坏了, 买个新的换好后和舅母在厂里的办公室里聊天,舅母在二楼最西头的房间办公,忽然我发现舅母有一根白头发,自 告奋勇而且温柔的将那根银丝拔出。 「老了,有白头发了,而且脖子和肩膀都疼,」舅母看着手中那根银丝说到。 「你主要是这些年操劳的,再过几年军军大了就能帮你了」我看着舅母说到。 「你弟弟喜欢IT,再说,他也不想回到咱这个小地方来。」「我在部队战友教过我按摩,要不我帮你按按?」 「那行,试试吧。看看我外甥的手艺怎么样。」,于是我帮舅母按着颈椎,按着肩膀,慢慢的按向胳膊,舅母被我 按得好像舒服的快睡着了,慢慢的开始大胆了一些开始对胸前进行按摩,只是在锁骨以上,轻轻的按着的同时我贪 婪的嗅着舅母身上熟女独有的气息,还有那淡淡的体香。 过了一会舅母说「膝盖经常会疼,」我就开始给舅母捶打膝盖,可是只要稍微往上一点舅母就说「痒不让按,」 我就开导舅母,让她放松,别紧张,一会适应了就不痒了,一点点的往上突破,一点点的推进,按到大概到裤兜哪 里就没有再往上了,我告诉自己慢慢来不能急啊,大概按了有半个小时,舅母说翔翔你也累了休息会吧,上午让我 在厂里吃饭,心里想啊但是,理性告诉我,回家,因为我要用接下来的时间观察舅母对我是什么态度。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舅母的电脑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各种问题,而我每次都会在舅母那里充当维修人员兼按摩 师,时机在多次维修与按摩中来到了我身边,我那天壮起色胆从锁骨下面滑到了舅母的胸前,只是轻轻的碰了一下, 而舅母只是颤抖了一下,却没有制止。在多次轻轻碰撞与内心煎熬中,我毅然的将手放在了舅母的乳房上面,舅母 眼睛突然睁开。 「翔翔你干什么?」舅母看着我怒声说到。 「舅母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喜欢你,我无法控制我自己。」同时我心里在想,你总是叫我来给你按摩,难道你 自己没有想法?沉默,让人窒息的沉默无休止的持续着,手机的铃声打破这一切,我接完电话后我默默的离开,带 走的是忐忑与不安。 第三天下午,星期六舅母打来电话,沉默一会后,我问舅母怎么了? 「电脑坏了,不能开机了」舅母说「我马上到」我说到! 于是我又一次走进那间办公室,电脑昨晚没有拔电源,电闪雷鸣的将主板给打坏了,于是直奔电脑城,装机忙 了一下午将电脑装好后坐在舅母办公室里抽烟。 「晚上别走了,我请你吃饭,忙了一下午!」舅母说晚上请我吃饭,这时舅舅来电话说晚上到外地谈生意后天 回来。嘎嘎,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舅母,地点被我选在一家带客房的餐馆,表弟在寄宿学校上学,老婆难得两天假期, 带着宝宝会娘家了,所以晚餐就我和舅母。机会难得啊! 酒店并不高档,但是气氛不错,我要了一瓶红酒,不多时酒瓶已见底,人已略有醉意。 酒壮色胆,我小声的告诉舅母,「我在上面开了房间,到房间里我给你按摩。」舅母沉默了一会,在我渴望的 眼神下,舅母没有说话,或许默认,也或许在想什么? 或许舅母是酒喝多了,或许是舅母已经默许了,就这样,饭后舅母和我一起到了房间,关上门的那一刻,将舅 母紧紧的搂着怀里,搂着舅母亲吻、抚摸着舅母的乳房与臀部,开始舅母还很紧张,直到我的舌头舔到舅母的耳朵 时舅母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原来敏感区在这里,于是疯狂舔之,终于舅母的手开始游动起来,我脱掉自己的裤子, 舅母的手穿过内裤摸着我的金箍棒,翔翔你的怎么这么大?我一把捏住舅母那下垂的乳房,色眯眯的问道,「喜欢 吗?」「嗯,我想要!」「我给你,今晚我属于你」「翔翔给我吧!我好想要!」那夜,三次。 第一次很快,由于兴奋与紧张,第二次舅母主动用嘴将我的金箍棒变大后,坚持了40分钟。第三次我亢奋了, 直到把舅母弄的瘫软求饶我还是没有射,最后还是舅母用嘴帮我完事。口爆后舅母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的直接就把精 液吞了,我不是「一夜七次狼」没有那么好的体力,三次后我和舅母拥抱着睡着了。 醒来后,已是星期天早上,舅母已经走了,只是在手机上发了一个信息,「翔翔,昨晚喝多了。看过信息后就 删除了。」「删除信息可以,但是能删除这段记忆吗?」我回复舅母。 「你舅舅前段时间去外地谈生意,会回来后我们有三个月没有过房事了,可能是我太渴望了,翔翔,你知道我 们是什么关系吗?我们是乱伦啊」舅母又发来一条信息。 「我不能忘记,我也不在乎,我只知道我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我又给舅母回复一个信息。 「翔翔,这段时间我们别交往了好吗?前段时间我们都太冲动了,可能是我这个年纪太渴望性了吧!让我们冷 静一下好吗?」舅母回复到。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和舅母都安静了下来。偶尔的会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也都只是三言两句就挂了。 这段时间,我也在反思,我和舅母接下来该怎么办?是继续?还是结束? 继续,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结束,我能克服自己内心的欲望吗? 我自己一直都没有给自己一个确切的定义。既然想不好,那就不想了。冷处理吧。走一步算一步吧! 转眼间,清明到了。我们当地没有清明那天祭祖的习惯,大都是在清明前就已经完成对祖先的祭拜。 我所在企业,虽谈不上好,但是每年也有几天的年假,我琢磨这可以利用清明加上年假在一起能有一星期的假, 那么干脆出去旅游吧。 开始选择在北京,但是太远,老婆孩子都受不了长途的颠簸,所以退而求其次选择了离我们很近的西安。一直 对西安都有种向往,而且好像传说中的西安小吃比较文明,我本人贪吃。所以西安,我来了! 周六,和老爸,老妈,舅舅,舅母一起去扫墓,无意间说出最近要利用假期出去旅游。 「翔翔,你打算去哪?」舅舅问我。 「西安!」我回答道! 「西安不远,要是方便袋你舅母一起去,她成天在厂子里那夜去不了,正好现在时踏青的好时候,带你舅母一 起去吧」舅舅望着我说到。 「也好,多个人热闹些。」老妈在旁边说了一句。 此时,我的眼神与舅母的眼神碰在了一起,瞬间的尴尬,在对望一眼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无所谓,只要你舍得让我舅母出去就行。」我微笑的回答道。 「这段时间,厂子里生意正是淡季,你舅母在不在厂子里都无所谓,平时里我忙,没能带你舅母出去走走,正 好你出去,那就由你代劳了。」舅舅又说到。 「没问题,我这次开车去反正西安不远。」简单的几句话,让我和舅母再一次的纠结到了一起,本来这段时间 舅母刻意的躲避着我,而我也慢慢的习惯了这样的距离,没有想到的是,事情往往会不按着自己的意愿来发展。 经过6 个小时的高速,我和老婆孩子以及舅母踏上了西安的土地,我提前预定了一家客栈,比较安静,难能 可贵的是有一个可观的停车场。本来是预定两个挨着的房间,但是其中一间的下水道出了问题,只好临时换房,舅 母主动提出住离我们比较远而且在楼下的那间。 蒜蓉芝麻酱的涮牛肚真不是盖的,好吃到我们三个人吃了80元钱的。饭后经过散步,我们回到了住所。 「先休息吧,明天我们开始在市内游,先适应一下环境。」我在进入宾馆大门的时候说到。 「那我先回房了,晚上记得给宝宝洗澡。」舅母向我和老婆安排到。 我洗过澡后在床上看着电视哄着宝宝,老婆在洗漱加上一堆刚换下的衣服。 「噔噔」这么晚了是谁?我搂起宝宝趴在门上的猫眼往外看,原来是舅母已经洗过澡,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衣来 了。 「英子在洗澡吗?我的电视没有信号了,打电话给前台,他们现在没有时间。 等会你要是有时间给我去看看。「舅母说到。 等老婆忙完后,我和老婆交代一下就去舅母的房间去看舅母的电视为什么没有信号,我进去后,舅母靠在床头 给我削平果,我简单的坎看了一下,原来西安的电视是需要机顶盒,而电视的模式没有调过来。弄好后,我接过舅 母削好的苹果,坐在床上无味的嚼着苹果。没有人说话,气氛显得是那么的尴尬,而我的内心也是在激烈的斗争, 怎么办?要不要继续,舅母今天穿的花睡衣太性感了,我仿佛隐隐约约的看到了那下垂乳房的奶头了,真要命,换 件别的衣服也行啊,这样我怎么能受得了! 说实话,连续开了7 个小时的车,我也不愿意去想那些肉欲的事情,毕竟明天还要出去游玩,一定要保持好 体力,但是,在这个房间里,就我们俩,舅母无意的穿着又让我的下体有了膨胀的感觉,摸摸总行吧,我无耻的安 慰着自己。 「舅母,你的睡衣真好看。看上去真性感」我开始了试探性的问话「老了,胖了,那还有什么身材了。」同时 舅母脸上出现一抹红晕。 「翔翔,待一会儿就会吧。英子还等着你」舅母提醒道。 「没事,我一会就回」我不甘心的说到。 是啊,不能被怀疑了,于是我将吃完的苹果扔进纸篓,转身离开,舅母起身送我,快到门口,我一转身,将舅 母抱在怀里,死死的抱着不松手。 「翔翔,你干什么?怎么又来了?」「舅母,你今天穿的太性感了,是你让我无法控制自己。」同时一双手开 始在舅母的臀部游动。丝绸做的睡衣就是不一样,舅母的臀部在睡衣下显得格外的光滑与圆润,贪婪的不停的将手 在臀部上来回回的揉捏。 「啪!」一巴掌轻轻的拍在舅母那丰满的臀部,激起一股肉浪。 「啊……」舅母娇羞的呻吟一声。 「翔翔,别这样,我们不能继续了,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我是你长辈啊」舅母挣扎着。 「我不管,我控制不了,你身上的香味让我无法拒绝。我真的控制不了我自己」突然,舅母不知哪来的力量, 将我推开,然后我再抱住,再被推开,再抱住……来来回回了好几次,舅母终于没有了力气,趴在我的肩膀轻声的 抽泣。 「翔翔,让我想想好吗?现在时机真的不合适,那夜后我始终不能摆脱心理上的束缚,我们之间有辈份上的差 距,还有年龄上的差距。而且我和你舅舅在一起的时候,总能想起那夜,这些让我这些天真的好难受。」「我一个 快50岁的黄脸婆,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吗?」「舅母,我喜欢你,但是我并不想破坏任何事情,包活家庭。我 只是想让这些事成为我们之间的秘密,没有人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对于我来说是那么的美好。舅母只是我们两个 人的秘密,别人不知道,你何必想得太多。」「翔翔,我知道你体贴人,而且床上也不错,本来我们之间原本是没 有一丝的可能性的,但是事情却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我心里无法平静,给我些喘息的机会,我不想自己心理上的 负担太过沉重。好吗?」听完舅母的话,我冷静了下来,目前的情况是舅母也喜欢我,但是无法突破心理上的障碍, 我不能过急,要慢慢的把舅母从心理的阴影中带出来。于是,我松开手,对着舅母的额头轻吻一下离开了房间。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相安无事,只是,我与舅母的眼神与对话中总是透着一股尴尬的成分。第三天看过兵马俑 的我们,饥肠辘辘的我们直奔到着名的西羊市,对西安的餐饮业做出我们积极的贡献。涮牛肚,灌汤包与泡馍,在 我们毫无吃相的攻击下,消失在我们腹中。打着饱嗝剔着牙。漫步在西安的街头,当经过一家电影院是发现我最爱 的「冰河世纪4 」已经上映此时我像无耻的政客一样上蹿下跳的开始游说老婆与舅母和我一起观看。老婆说电影 院声音太大会吓到宝宝而且累了一天不想动弹了,让舅母陪我一起看,因为是喜剧的动漫,老婆已经看过前三部所 以就极力的推荐舅母应该看看。 安顿好老婆与宝宝,我和舅母来到电影院,一杯奶茶,一杯咖啡,一份爆米花,女人就算年纪再大也改不了吃 零食这项专属技能,舅母怕别人看出我们之间有年龄差距,刻意的将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开。买票时,我买的是最后 一排的包厢,年轻人大概都知道,所谓的包厢,不过是双人的沙发,与左右是隔开的,开映后,我一直比较老实, 以来不想破坏看电影的氛围与兴趣,而来这毕竟是电影院,人太多,没有兴趣。不过,中间我还是将左手从舅母的 背后伸过去,放在了舅母的乳房上。舅母或许是被剧情所吸引,没有对我进行阻止。 电影结束后,舅母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我们像对情侣一样,舅母挽着我的胳膊走出电影院。 「前面有咖啡厅,我们去歇一歇,正好我有些口渴。」我征求舅母的意见。 「别喝太多咖啡,对睡眠不好。喝点鲜果汁吧。」舅母关切的说道。 「服务员,两倍鲜梨汁,冷热个一杯。」舅母点好了饮料后我们选择了在咖啡厅的门口的座位,喝着鲜果汁, 舅母的眼中少了些忧郁,多了些温柔与关爱。 「先生,要不要为这位美丽的女士点首歌。」一位自由歌手,抱着吉他来到我的身旁。 「电影情枭的黎明的主题曲,你如此美丽」我思考一会后,报出了自己要听的歌曲。 不得不说,现在的自由歌手是在太强大了,刚刚唱过摇滚的这位,居然能用英语唱的如此的完美。舅母听得入 神了,也陶醉在那歌声中。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听好听的,就是英语的我听不懂。」舅母问道。 「英文名字不知道,但是我看过电影听过这首歌。中文名字叫你如此美丽」我笑着回答道。 「回头你到厂子里,也给我下载一些好听的歌曲」「没问题。」回到宾馆,送舅母会房间,赖着不走,摸着舅 母的臀部,舅母心情在看完电影后明显好了许多,任我吃豆腐,也没有太多的阻止。 「翔翔,我来身上了,不可以!」「不会吧,这么巧?」「傻子,我还能骗你吗?刚刚我就是点的热饮,你没 有注意吗?」绝望的眼神瞬间出现在我眼睛里,同时金箍棒开始变小,舅母有些不忍心的看着我。慢慢的趴在我的 肩膀在我耳旁小声的说道: 「我用嘴吧!」无比感动的我,金箍棒无耻的硬了起来,颤巍巍的用双手脱去衣服,无耻的躺在了床上,舅母 脱掉衣服,只留一件内裤,趴在床上为我口交,当快要射的时候,我站了起来,让舅母跪在床上为我口交,舅母一 边为我口交,一边用那双妩媚的眼睛看着我。 「我想看你摸自己的乳房,我要听你的呻吟。」男人在快射时总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呜……啊……」舅母一边摸着自己的乳房,一边呻吟着。 在强烈的感官刺激中,我愤怒的爆发了,好多,好多,舅母好像被我呛着了,想让我拿出来,我怎么会舍得, 不射完怎么可能拿出来,当然是死死的抱住舅母的头,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突然,我听到了一声「咕咚」舅母因为 要换气,可是我又抱着她的头,无奈将我的精液吞了下去,这下我晃了,赶紧问舅母有没有呛着,舅母将剩下的精 液吞了后假装生气的说: 「让我吃,你也提前说啊,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差点呛着我。傻样! 「傻样」看到手足无措的我舅母笑骂了一声。 说完后笑笑,递给我几张餐巾纸,清理好战场,穿好衣服,舅母让我赶紧回去,免得老婆着急。拥抱,亲吻, 将这些动作完成好,我离开了舅母的房间。临走时舅母叮嘱我: 「翔翔,我们之间的秘密,你一定要保密,回家后记住要收敛一些,不要猴急,万一被人发现就坏事了。以后 就别主动给我打电话了,也别给我发暧昧的短信,如果有机会,我会联系你。」「放心吧,我会保密的,秘密只有 我们两个人知道」两天后,我们结束了行程,回到了家里,路上舅母和以前有了明显的变化,在看我的眼神中,没 有了那种尴尬,有的是温柔与妩媚。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945147.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