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cs

儿子不行公公偷干新媳妇1c2

.
晓静是市立医院里年轻、漂亮的一个女医生,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她芳龄二十一,还是一个青春少女最美丽
动人的季节。


她在学校里就是当之无愧的校花,婷婷玉立的苗条娇躯,该凸的地方凸,该瘦的地方瘦,比时装模特还婀娜多
姿。如玫瑰花瓣般鲜艳娇嫩的绝色娇艳的脸蛋上,一双水汪汪、深幽幽,如梦幻般清纯的大眼睛。一只娇俏玲珑的
小瑶鼻,一张樱桃般鲜红的小嘴加上线条流畅优美、秀丽绝俗的桃腮,似乎古今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
她脸上,只看一眼,就让人怦然心动,似乎古今中外所有绝色大美人的优点都集中在了她脸上,只是看外表,就足
以让人怦然心动,更还有她那洁白得犹如透明似的雪肌玉肤,娇嫩得就象蓓蕾初绽时的花瓣一样细腻润滑,让人头
晕目眩、心旌摇动,不敢仰视。她在医院里就如一位纯洁无瑕的白雪公主,不食人间烟火的瑶池仙姬。


从小对父母百依百顺,性格本就是温婉柔顺的她,在父母的撮合下,和一个工人谈恋爱。那个工人的父亲是她
所在医院的院长,她的父母不过是想让晓静在工作单位里有个照应,再加上二老也见过那个院长的儿子,小夥子长
得清清秀秀,虽然有点女里女气的,但二老想,斯文一点更好,自己的女儿从小温婉柔顺,找个这样的小夥子,要
少受很多欺负。


晓静跟小伙子很谈的来,经常在一起。二老跟院长夫妇都很喜欢,因此晓静也常跟小伙子一起去他家玩。


一个星期天,小伙子去踢足球去了,叫她在他家里等他一会儿,然后一起去给晓静买衣服。晓静去了男朋友家。
刚好那一天,院长老婆出差在外地,晓静跟院长打完招呼后就去小伙子的的房间了。


不多一会儿,院长到房间里借东西,突然关上了门……虽然晓静早就对平时经常色迷迷地打量她的未来公公感
到反感,但他还是趁美丽清纯的晓静疑惑惊慌之际,一把搂住晓静,无论晓静怎样挣扎,就是不松手。少女雪白的
小手死命地推拒着她公公那雄壮如牛的身躯,可是哪里能摆脱他的魔掌。晓静哀求道:


「爸……你……你要干什……么?……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


他一面箍紧晓静纤细柔软的腰肢,一面淫笑道:「嘿……嘿……,小美人儿,我想你好久了,别怕!你还没尝
过那东西的滋味吧?待会儿我包管你欲仙欲死……」。晓静一面羞红着俏脸忍受着他的淫言秽语,一面用羊葱白玉
般的雪嫩小手勉力推拒着这个欲火攻心的男人那宽厚的肩膀,并拼命向后仰起上身,不让他碰到自己成熟丰满、巍
巍高耸的柔挺玉峰。可是,时间一长,晓静渐渐感到力不从心,她知道不会有人来救自己。晓静开始有点绝望了。


她推拒的力气越来越小,他也开始收紧他的手臂,并终于把惊慌美丽的处女那贞洁娇挺、柔软丰耸的乳峰紧紧
地压在了自己的胸膛上。「嗯……」晓静一声娇哼,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异性与自己这
么接近,一股成熟男人的汗味直透芳心,她感到头一点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美丽清纯的处女芳心又羞又急。


他只觉怀中的绝色大美人儿吐气如兰,娇靥若花,一股处女特有的体香沁入心脾。胸前紧贴着两团急促起伏的
怒耸乳峰,虽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仍能感到那柔软丰满的酥胸上两点可爱的凸起……他热血上涌,一弯腰,不顾
晓静的挣扎,把她抱了起来。美艳绝色、秀丽清纯的晓静羞红了脸,她越来越绝望,娇躯越来越软。她娇羞地闭上
自己梦幻般多情美丽的大眼睛。


他抱着这个绝望的大美人儿走到床前,把娇羞无奈的晓静压在身下。晓静羞愤难抑,哀求道:


「爸……,你……你不能……这样……,求……求……你,放开我……」。


晓静被压在床上,死命地挣扎,可哪是他的对手,他一张充满邪欲的丑脸吻向晓静绝色娇艳的俏脸,吻向晓静
鲜红柔嫩的柔美樱唇。


晓静拼命地左右摇摆,并竭力向后仰起优美白皙的玉颈,不让他一亲芳泽。可是这样一来,那一对本就娇挺怒
耸的美丽乳峰也就更加向上翘挺。他两手就势隔着一层薄薄的洁白衬衫握住了晓静一双柔软娇挺的乳峰,「嗯……」


晓静娇羞的一声嘤咛,芳心一紧,羞红了脸,「别……别……这样……,放……放手……,你……不能这样…
…」。


他那两只粗大有力的手掌在晓静白嫩娇美的乳峰上,隔着一层又薄又软的衬衫轻揉抚着,瓷意享受着身下美丽
圣洁的清纯处女娇羞挣扎,晓静娇躯一震,芳心一阵迷茫,长这么大,还从未有过男人抚摸自己,更未有异性碰过
自己那柔美娇挺的怒耸乳峰,给他这么一揉,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娇羞无限。


他老练而耐心地揉抚着晓静高耸娇嫩的乳峰,温柔而有力。他渐渐觉察到被压在身下的晓静那双不停挣扎反抗
的小手已不是那么坚决有劲了,并且,随着他在晓静那怒耸椒乳上的揉摸轻抚,晓静那娇俏的小瑶鼻呼吸越来越重、
越来越急促,那美丽羞红的玉首不再死命地摆动,渐渐变得温驯起来。


他欣喜若狂,不动声色地用一只手继续握住晓静饱满娇挺的乳峰揉摸,另一只手向下摸索,晓静羞涩不堪地感
到一只魔手从她高耸娇挺的乳峰上向下,经过自己柔软纤细的腰肢,抚过自己浑圆细滑的大腿,插进了她紧闭的大
腿内侧。


「别……别这样……,求……求你……」


晓静娇羞万般,芳心又羞又怕,她苦苦哀求着,可是她已感到自己的身体已渐渐不属于她自己了,在他身体的
重压下,自己的娇躯玉体是那样的娇酸无力,他狂热粗野的抚摸不再是令人那么讨厌,随着他在自己柔软娇翘的乳
峰上的揉搓,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弱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令她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


当他的手从晓静的乳峰上向下蜿蜒而过,直插晓静紧夹的大腿根时,更令晓静全身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意。
他用手死劲分开晓静的玉腿,伸进晓静的下身,紧紧按住晓静娇嫩羞涩的玉沟一阵恣意揉抚,一股少女青春的体热
直透他的手心、大脑。


晓静初时想用手阴止他,可怎么也无力把他的手抽出来,晓静秀美娇艳的小脸羞得通红,从未有过男人抚摸过
自己如此隐秘的部位,随着他的揉抚,一股麻痒直透少女芳心,仿佛直透进下体深处的子宫。


男人感到晓静的下身越来越热,少女的绝色娇靥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他兴奋地继续挑逗着身下这绝色
娇美、清纯可人的俏佳人,不知什么时候,他感到自己手掌中的那一团三角底裤已濡湿了一小团,他欣喜万分。他
开始把自己脱得精光,他身下美丽绝色的纯洁处女晓静此时正竭力想抑制住脑海中那波涛汹涌的陌生而令人害怕和
羞涩不堪的淫欲,可是那埋藏在一个成熟少女体内已经很久的正常的生理反应一经唤醒却再已平息不下去了。


晓静感到自己已不能控制脑海里的淫欲狂涛,已不能控制自己身体那些羞人的生理反应,芳心又羞又怕,娇羞
万分,一张吹弹得破的娇嫩玉靥羞得通红一片。突然「噝」的一声,晓静感到胸口一凉,原来,他脱光自己的衣服
后,又给晓静宽衣解带,解开了晓静衬衫的扣子,脱光了晓静的上衣,然后一把撕掉了晓静的乳罩。


正娇羞无限、不知所措的晓静已被脱光了上身,一对雪白饱满、柔软娇挺的乳峰惊慌失措地脱围而出,只见那
一片洁白得令人目眩的雪肌玉肤上,两只含羞带露、娇软可人的乳峰顶端,一对鲜艳欲滴、嫣红玉润的玉乳乳头就
象冰雪中含羞开放的花蕊,迎着男人充满欲火的眼光含羞绽放,微微颤抖。


晓静羞红了脸,娇羞无限,不知该怎么办,还没来得及用手捂住自己饱满娇挺的玉乳,就已被他一口含住了一
只饱满的乳峰,令晓静不由得娇羞万般。他用手握住晓静另一只柔软娇挺的玉乳恣意揉抚,另一只手又解开晓静的
裙子,晓静全身除了一条三角内裤外就一丝不挂了,少女那粉雕玉琢般晶莹雪滑的美丽胴体已完全赤裸在他眼前。


男人的手隔着晓静薄薄的三角裤,轻轻一按少女饱满微凸的娇软的处女阴阜,美貌绝色、秀丽清纯的晓静娇躯
不由得一颤,他暗暗高兴,立即脱下晓静的三角内裤,绝色娇媚的可人儿已经一丝不挂了。只见绝色少女晓静那美
妙玉滑、雪白修长的粉腿根部,一团淡黑微卷的阴毛娇羞地掩盖着那一条诱人的玉沟。


看到这样一具犹如圣洁的女神般完美无瑕、如凝脂般雪白美丽的优美女体赤裸裸地横陈在床上,他兴奋地压了
上去。正娇羞万般的晓静忽然感到下体一凉,全身胴体已一丝不挂,紧接着一个火热的异性身躯重重地压在了自己
娇酥万分的玉体上,一根又粗又硬的火烫的肉棒紧紧地顶在自己的小腹上,少女芳心又一紧,「嗯……」的一声娇
喘,娇羞万分,粉脸羞得更红了,她娇弱地挣扎着,无助地反抗着。


男人一面含住晓静的一只饱满雪嫩的玉乳,吮吸着那粒粉红娇嫩的乳尖,一只手握住晓静的另一只娇挺软嫩的
玉峰揉搓,一面用手轻抚着晓静那白皙细嫩、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滑过清纯娇美、楚楚含羞的绝色丽人纤细柔滑
的柳腰、洁白柔软、美妙平滑的小腹,直插进少女晓静的下身,「啊……」一声火热而娇羞的轻啼从晓静小巧鲜美
的嫣红樱唇发出,开始了处女的第一次含羞叫床。


男人在晓静柔若无骨的娇美玉体上恣意轻薄、挑逗,一个未经人事的清纯处女男人哪经得起如此挑逗,特别是
那只插进晓静下身的淫手,是那样温柔而火热地轻抚、揉捏着美貌绝色的纯情少女那娇软稚嫩的阴唇。


「啊……啊……啊……」


晓静脑海一片空白,芳心虽娇羞无限,但还是无法抑制那一声声冲口而出的令人脸红耳赤的娇啼呻吟。


他挑逗着少女那颗娇柔而羞涩的芳心不一会儿,只见少女下身那紧闭的嫣红玉缝中间,一滴……两滴……,晶
莹滑腻、乳白粘稠的处女爱液逐渐越来越多,汇成一股淫滑的处女玉露流出晓静的下身,粘满了他一手。晓静娇羞
万般,玉靥羞红,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下身会那样湿、那样滑。


男人分开晓静含羞紧夹的玉腿,挺起阳具向晓静的下身压下去。晓静突然从狂热的欲海中清醒过来,拼命地挣
扎,想甩脱那根插进下身大腿内侧的「毒蛇」,可是由于那巨大可怕的火热的「毒蛇」沾满了晓静下身流出的粘稠
津液,而且少女阴道内已湿濡淫滑一片,他就已顺利地用龟头顶住那紧闭而滑腻的娇软阴唇,微一用力,龟头已分
开两片稚嫩娇滑的湿润阴唇,他一鼓作气,下身一挺,硕大浑圆的龟头就已挤进湿濡火热的娇滑阴唇,顶进晓静的
阴道口。


「嗯……」在绝色美貌的纯情处女的柳眉轻皱、娇啼婉转声中,他下身再向前一送,巨硕粗圆的龟头已刺破晓
静作为清纯处女最后一道证明的处女膜「……啊……啊……痛……好痛啊……嗯……」


晓静秀眉一皱,一阵娇羞地轻啼,美眸含泪,只见晓静下身那洁白的床单上处女落红点点。


欲火中烧的男人哪管处女呼痛,向晓静的阴道深处连连推进,在美丽绝色的清纯处女的破瓜呼痛声中,终于深
深地进入到晓静体内,男人那火热硬大的阳具紧紧地塞满晓静那「蓬门今始为君开」的紧窄娇小的处女阴道。一种
从未有过的极度的舒爽快感令晓静浑身玉体阵阵麻软娇酥,深深插入她体内深处的它是那样的充实、紧胀着她圣洁、
幽深的处女阴道玉壁的每一寸空间。一想到自己圣洁的处女之身已被他无情占有,晓静只感到绝望和无比的羞涩难
堪,最终无可奈何地放弃了柔弱的反抗挣扎。


晓静娇靥含羞、玉颊晕红,娇羞无奈,那根深深插进她体内的巨大「肉钻」是那样饱满而火热地充实填满着她
早已感到空虚万分的芳心和寂寞幽径。


「啊……啊……啊……你……啊……你……啊……啊……你……啊……」


晓静娇喘连连。男人让阳具浸泡在晓静淫滑湿润的阴道中,双手抚摸着晓静那细腻如丝、柔滑似绸的晶莹雪肤,
又用舌头轻擦晓静那娇嫩坚挺、敏感万分的羞人乳尖。


最后,他的手又沿着晓静修长玉滑、雪嫩浑圆的优美玉腿轻抚,停留在少女火热柔嫩的大腿根部挑逗着少女,
牙齿更是轻咬晓静嫣红娇嫩的乳尖,待晓静的呼吸又转急促,鲜红娇艳的樱唇含羞轻分,又开始娇啼婉转,柔软娇
嫩的处女乳头渐渐充血勃起、硬挺起来,他自己那浸泡在晓静紧窄娇小的阴道内的阳具也越来越粗长,他开始在晓
静湿滑柔软的阴道内轻轻抽动。


「啊……啊……啊……啊……啊……你……啊……啊……嗯……啊……啊……嗯……啊……啊……」


晓静娇羞万般,娇靥羞红,玉颊含春地娇啼婉转,处女开苞、初次破身落红的她被那从未领略过的销魂快感冲
激得欲仙欲死……妩媚清纯、娇羞可人的绝色丽人那羊脂白玉般美妙细滑的娇软玉体随着他的抽动、插入而一上一
下地起伏蠕动,回应着男人对她的奸淫抽插。


男人从晓静的阴道中抽出阳具,又深深地顶入晓静的体内深处,并渐渐加快了节奏。


「……啊……啊……轻……轻……点……啊……嗯……啊……嗯……轻……轻……点……啊……嗯……轻……
轻……点……啊……嗯……啊……」


床上响起纯洁处女娇羞火热的呻吟娇啼,美丽绝伦、清纯秀气的美人晓静芳心含羞、美眸轻掩,美妙光滑的雪
臀玉腿挺送迎合,婉转承欢。


「……啊……嗯……啊……嗯……啊……嗯……啊……嗯……轻……轻……点……啊……嗯……轻……还……
轻……一点……啊……」


晓静娇靥含春,玉颊晕红,娇羞万般地娇啼婉转,只见晓静嫣红娇小、被迫大张着的可爱阴道口随着那巨大阳
具的粗暴进出流出一股股湿濡粘滑的秽物淫液,晓静下身那洁白柔软的床单被她的爱液淫水浸湿了一大片。男人在
晓静那紧窄娇小的处女阴道中抽插了三百多下后,终于开始了最后也是最疯狂地冲刺。


「啊……嗯……轻……轻……点……啊……嗯……啊……嗯……轻……点……啊……嗯……啊……啊……轻…
…轻……一点……啊……啊……」


男人在美貌绝色、清纯可人的少女晓静的处女阴道中粗暴地进进出出,每一下都真抵处女那紧窄、娇嫩的阴道
底部,硕大浑圆的粗硬龟头更是狠狠地顶在少女娇嫩的子宫口上,初经人事,才被开苞破身、处女落红的娇丽女人
哪堪这样的淫风暴雨摧残,那强烈至极的销魂快感令初经人伦的美貌处女晓静在男女淫乱交欢的欲海中越沉越深…
…晓静被他顶刺、抽插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


「啊……」蓦地,男人紧搂住晓静一丝不挂、娇软光滑的纤纤细腰,把晓静赤裸雪白的下身紧紧拉向自己的下
体,阳具又狠又深地顶进晓静火热紧狭、湿润淫滑的娇小阴道深处,顶住晓静下身深处那娇羞可人、稚嫩柔滑的子
宫口,一股炮弹般的阳精直射入晓静那幽暗娇嫩的子宫内。晓静被他这最后的冲刺也顶得玉体一阵痉挛、抽搐,阴
道深处的柔软玉壁也紧紧地缠夹着那粗暴闯入的庞然大物,紧窄的阴道内那娇嫩湿滑的粘膜一阵吮吸似的缠绕、收
缩。


少女修长玉滑的雪白美腿猛地扬起、僵直,也从幽暗、深遽的子宫内射出了一股粘稠滑腻的宝贵的处女阴精,
「哎……啊……」晓静娇靥羞红,玉颊生晕,楚楚含羞地娇啼狂喘。他终于强行奸污了晓静。


清纯艳丽、温婉可人、美貌绝色的少女晓静还是被她未来的公公强行奸淫蹂躏,失去了冰清玉洁的处女之身,
成为娇艳可人的成熟少妇。晓静下身洁白的床单上,片片落红和斑斑淫精秽液掺杂在一起,濡湿了一大片床单,狼
藉污秽不堪入目。


有道是:佳人云交雨合,处女含羞落红。晓静本是一个美丽清纯、温婉可人的纯情少女,可她以一个冰清玉洁
的处女之身,第一次与男人交媾合体、云雨交欢就尝到了男女欢好交合的高潮快感,以一个圣洁无瑕的处女童贞为
代价,领略到了那一声声娇啼呻吟背后的醉人缠绵,不由得丽靥晕红,玉颊生晕,少女芳心娇羞万般。


男人压在女人柔若无骨、一丝不挂的娇软胴体上休息了一会儿,抬头看见胯下的这位绝色尤物那张通红的娇靥、
发硬坚挺的娇挺乳峰和粉红勃起的乳头,鼻中闻到美人那香汗淋漓的如兰气息,邪恶的淫欲又一次死灰复燃。从云
交雨合的高潮中滑落下来正娇喘细细、娇羞万般的晓静忽然感到那本来顶在自己的阴道口,泡在淫滑湿润的爱液中
已萎缩的肉棒一动,又渐渐抬头挺胸。


晓静娇羞不禁,玉体一阵酥软,男人再次将粗大的肉棒插进晓静紧小的阴道中,深入晓静的体内抽插起来,「
啊……啊……嗯……轻……点……啊……嗯……啊……」


美丽绝色、清纯可人的绝色丽人晓静不由得又开始娇啼婉转、含羞呻吟。雪白柔软、一丝不挂的美丽女体又在
他胯下蠕动、挺送着迎合他的进入、抽出,美丽清纯、娇羞可人的绝色尤物又一次被奸淫征服了。


美貌绝色的娇丽女人晓静自从被她的公公强暴奸淫,失去了冰清玉洁的处女贞操后,又不敢在家里声张,只有
忍气吞声。这样一来,只要她婆婆不在家,而她的同性恋丈夫本来就长期有家不回,她那畜生似的公公就会贪得无
厌地强迫她和他行云布雨、合体交媾。


由于就是在他胯下失去了处女圣洁的童贞,也由于正常的生理需要,晓静被迫含羞承欢,每一次都被强暴奸淫
得欲仙欲死,最后也只有在他胯下娇啼呻吟、婉转相就。在浴室里、在书桌上、在沙发上、在地毯上、在黑暗的走
廊里……,只要一有机会,他都会把晓静奸淫得婉转娇啼、高潮迭起,在浴室里……,在书桌上……,在沙发上…
…,在地毯上到处都留下了他们云雨交欢、合体交媾流出的淫精秽物。


甚至有一次上班时,他公公溜进晓静的办公室,假意身体不舒服,趁室内无人,当晓静让他躺在里间的病床上
给他检查时,他猛地一把搂住晓静娇柔纤软的细腰,就要行云布雨,晓静又羞又怕,挣扎不从,可当他解开她的白
大褂,握住她两只柔软饱满的玉乳一阵抚搓时,晓静不由得娇躯酸麻,修长的美腿一软,就被他紧搂着压在了身下
的病床上,他解开晓静上衣的扣结,解下晓静的腰带。


居然就在大白天里,在医院的病床上,把晓静脱得一丝不挂。他把她雪白的玉体紧紧压在床上,在晓静的香唇、
桃腮上一阵狂吻,然后含住晓静娇挺雪白的乳房狂吮浪吸,更把那早已昂首挺胸的肉棒待晓静的下身流出了粘稠滑
腻的爱液淫水,阴道变得淫滑湿濡后,就深深地顶进晓静的阴道中有力地抽动起来。


「嗯…啊……嗯……轻……轻……一点……啊……嗯……轻……点……啊……嗯……啊…」


晓静娇靥晕红,美眸羞合,玉颊生春、娇羞无限地忍不住又开始在他胯下娇啼婉转、含羞呻吟,云收雨歇后,
晓静羞红着脸清理着洁白的床单上那羞人的淫精秽物,沉伦在肉欲淫海中的晓静又羞又怕。


有一次,医院里办舞会,当灯光降到最黑暗时,她公公来找她跳舞,晓静不敢不从。可一进入舞池,他就把晓
静那修长苗条、柔弱无骨的玉体紧紧搂在怀里,晓静不敢挣扎,怕旁边的人发觉。哪知他变本加厉,不但紧紧贴住
晓静那饱满怒耸的乳峰摩擦,还把他早已硬挺的肉棒紧顶在晓静的小腹上弹、撞,更用一只手按在晓静翘楚的玉股
上,轻轻的摩挲。


晓静娇羞无奈,玉颊晕红,幸好灯比较黑,无人看见。可时间一长,芳心不禁一阵酥酸,由于那一根硬梆梆、
又粗又大的男性生殖器紧紧地顶触在小腹上,它曾经令她欲仙欲死、销魂蚀骨,虽然它夺去了自己宝贵的处女之身,
但它也让她领略了男欢女爱的真谛,尝到了云雨交欢的高潮快感。晓静修长细削的玉滑美腿一阵阵发软发颤,仿佛
已支撑不住自己的娇躯,不知什么时候,他的一只手轻抚着晓静细削纤细的小蛮腰向上移动着,隔着一层薄薄的外
衣,火热而有力地握住了晓静那高耸丰满的娇软玉乳,一阵狂热而淫邪地揉搓、拨弄。


晓静再已站不住,苗条柔软的胴体象一只温驯的小羊羔一样倒在他怀里,「啊……」一声羞涩而娇柔的轻啼,
晓静娇羞不禁地只有由男人轻薄戏弄。他隔着一层薄衫揉搓着晓静丰满娇嫩的乳房,似乎还不过瘾,竟把一只手解
开了晓静旗袍上的一个扣子,从晓静的领口贴着晓静火热细软的柔肤嫩肌伸进去,直接握住了晓静那娇软温滑的丰
耸乳峰一阵揉搓。黑暗中,晓静双颊晕红,芳心欲醉,沉浸在被他挑起来的熊熊欲焰情炽中。


又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指又轻轻地夹住晓静那嫣红娇小的可爱乳头,淫邪地拨弄着那美丽娇小的花苞,直把晓
静挑逗得娇躯酸软,又不敢娇啼出声,真是难过得要死。蓦地,一只大手插进了晓静大腿上旗袍的开叉口,沿着晓
静修长细削的优美玉腿上那娇滑玉嫩的香肌柔肤滑进了晓静火热而紧夹的玉腿中。晓静全身玉体紧张得直发颤,又
怕别人发觉,想阻止他,可又被他挑起了如火的欲焰淫念,舍不得就此罢手,芳心深处隐隐约约地还希望他更进一
步采蕊羞花,哪怕就真个销魂呢?


男人的粗手插进晓静的旗袍里面,用手指尖撩开晓静紧窄的三角裤,伸进去,直接抚住了晓静火热滚烫的娇嫩
阴唇,他的手指在那柔嫩紧闭的阴唇上来回轻划着,进而渐渐地伸进去、伸进去,把手指套进了晓静紧窄娇小但已
开始淫滑湿濡的阴道口。在这强烈的刺激挑逗下,晓静芳心一片空白,不知身在何处,心中只有一片熊熊的肉欲淫
火。


当男人的手指插进晓静那紧窄娇小的阴道中抽动了一会儿后,晓静猛地忍不住全身一阵轻颤、痉挛,从阴道深
处的子宫流出一股滚滚的阴精,汹涌的爱液阴精流出她的阴道口,把他的手都沾满了。貌美如仙、清纯绝色的大美
人儿居然在拥挤的人群中,在黑暗的舞池里泄了身。晓静娇羞无奈,玉颊含羞,丽靥娇晕,芳心娇羞无限。就在这
时,舞曲终了,灯光渐渐转明,他赶紧从晓静的阴道内抽出手来,晓静也从欲海高潮中猛醒过来,顿时羞不可抑,
趁着混乱,赶快溜进洗手间,整理好淩乱的旗袍,清理掉三角裤上那不堪入目的斑斑秽物。


舞会散后,晓静乘她公公的车回家。车开出不久,他公公的手就搁在了晓静浑圆滑润的玉腿上,穿过旗袍的分
叉口,插进了晓静的下身。一路上,他的手就在晓静的旗袍下面逗弄着晓静,晓静羞红了脸,又不敢挣扎,怕出车
祸。结果又把晓静的春心挑逗了起来,爱液淫水流满他一手,还把她的三角内裤弄得濡湿娇滑不堪。


回到家停好车,当他们上楼时,在楼梯的转角处最黑暗的地方,他公公猛地一把抱着了晓静娇软若绵的玉体,
一根早已昂首挺胸的大阳具硬梆梆地顶在了晓静的玉股后面,由于早已被挑逗起生理上的强烈需要,晓静胴体一软,
就倒在了他怀里。男人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晓静旗袍上的扣子,就在夜深人静的走廊上把晓静剥得一丝不挂。黑暗
中,仍然可见晓静那粉雕玉琢般雪白娇嫩的冰肌玉骨就象一块晶莹温润的美玉。


晓静因为在这种地方行那交媾之事带来的特殊的刺激而羞得小脸通红,当他的嘴含住她柔软饱满的乳峰吮吸,
他的手指插进她的下身玉缝中抚弄时,晓静已丽靥含春,羞羞答答地用纤纤玉手解开他裤子上的拉链,火热而娇羞
地掏出那根又粗大又硬硕的男人阴茎,急切地挺送着小腹纤腰,想让它快点充实她早已饥渴万分的芳心、寂寞空虚
的花径。


当男人不慌不忙地把晓静那娇软滑嫩的阴唇内挑逗得淫滑不堪时,才把粗长硬硕的阳具深深地插进晓静紧缩狭
窄的娇小阴道内,开始在晓静紧窄娇小的幽深阴道内抽插起来,「啊……啊……嗯……嗯……」


晓静细细轻喘,含羞迎合,一双优美雪滑的修长玉腿和柔若无骨、娇软如柳的纤纤细腰又挺又夹,羞涩地配合
着,把那硬硕的阳具迎入自己火热幽深的花房。男人抽插开始更加有力起来,一下一下直抵晓静火热柔软的阴道深
处,他在晓静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上一起一伏地撞击着。


晓静早已娇躯酸软无力,玉背靠着墙壁,一双雪藕似的玉臂紧紧攀着他的双肩,雪白柔软的平滑小腹用力向前
挺送迎合,美眸含羞轻合,丽靥娇晕羞红。男人喘着粗气,一下比一下用力地向这个千柔百媚、绝色清纯的绝色丽
人的阴道深处顶着、插着。


「哎……」一声淫媚入骨的娇喘,晓静那早已淫滑不堪的阴道玉壁一阵痉挛、紧夹,玉壁内的粘膜嫩肉火热地
紧紧缠绕在粗大的肉棒上,射出了一股滚烫的又粘又稠、又滑又腻的玉女阴精。男人巨大的肉棒插在晓静的阴道中
本就觉得紧窄娇小异常,再给她在高潮中阴道玉壁的这一阵缠绕收缩、紧夹吮吸,立刻一阵哆嗦,搂着晓静纤柔娇
软的细腰一阵最后的猛冲猛刺,也把阳精火热地射入晓静深遽的子宫内。


给他这最后的一轮疯狂抽插,含羞承欢的晓静给奸淫得欲仙欲死,再加上那淋在娇嫩花心上的阳精异样的火烫
滚热,立即全身酥麻酸软,玉臂紧缠着他,娇喘狂啼地与他共赴欲海巅峰。高潮后,晓静小脸通红,花靥娇晕地和
他紧搂着,温柔缠绵、如胶似漆了很久才穿上衣物一起回家。美丽清纯的绝色少妇晓静虽然被迫一次次和她公公翻
云覆雨、交媾合体,但其实芳心深处很担心这种乱伦的关系被别人知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她连想都不敢想那
会是怎样一种结果。


晓静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一天,她公公又溜进她办公室,见四下无人,就色迷迷地对晓静道:「到里面
来……」。美丽清纯的少妇的绝色娇靥忽地一下羞得绯红,她明白她公公又想和她在那里面的检查室和她行那男女
交媾之事,晓静那一双乌黑清纯的美眸望着她公公那裤子下已高高顶起的帐篷,芳心又羞又怕。羞的是自己已经完
全被这个老头子的阳具彻底征服,怕的是在这种地方云雨交合,总有一天会被人发现。


当他先走进去后,晓静只有低垂着雪白的粉颈,含羞脉脉地跟着走进去。一走进去,只见他飞快地脱得精光,
挺着阳物走到绝色少妇跟前。晓静的小脸娇羞晕红,转身就想出去,可是刚一转身,就给他从后面紧紧抱住了。晓
静娇羞不安地轻声道:


「别……别……这样……,在……在……这里不行……」。


只听他道:「别怕,没人知道的……」说着,一双手就握住了晓静饱满娇挺的柔软玉乳一阵揉搓,那一根昂首
挺胸的大阳具坚决有力地顶着晓静的玉臀。


由于就是在他的胯下,晓静失去了处女的童贞,被他大阳具刺得落红片片,也被他刺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
清纯秀丽、美貌绝色的俏佳人被他这样一阵挑逗,不禁娇躯酸软,少妇芳心一阵迷乱、酥麻。迷乱中,晓静忽然感
到胸口一凉,他已解开了晓静的白大褂。晓静娇靥晕红如火,在被强迫挑逗起来的欲火煎熬下,秀美的首娇羞不安
地忸怩晃动,终于靠在他的肩膀上,星眸欲醉,双颊酡红。


男人趁机给这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宽衣解带、脱衣褪裙。他脱下晓静的外套,裸露出少妇晶莹雪白的玉肤,然
后解开娇丽女人那娇小玲珑的乳罩,两只柔美怒耸的娇挺乳峰脱围而出,只见乳峰上那两颗娇嫩樱红的乳尖一阵眩
目的弹跳晃动。他一只手立即捂住一只娇软坚挺的乳房。「啊…」一声柔弱的娇吟冲出晓静的双唇,晓静在淫海欲
焰中忽地感到一只手已经插进了自己的三角裤中。


男人又解开了娇柔丽人的裤带,把手伸进了晓静的大腿根中,在晓静的下身中摸索着、挑逗着。清纯娇羞的绝
色少妇不堪如此狎玩逗弄,那幽暗的三角裤内春露初绽,爱液狂涌。晓静秀美清纯的娇靥晕红如火,娇羞万分,终
于完全瘫软在他怀里。芳心娇羞无奈地只有由他在自己雪白如凝脂的娇滑胴体上抚摸,任他在自己的下身中轻薄,
而她则美眸羞合,羞答答地沉浸在这销魂的刺激之中。


男人把晓静的三角裤褪了下来,露出晓静那令人眩目的雪白下体,他的一只手又插进晓静的下身中,那儿已是
一片泥泞。他把这千柔百顺、秀丽清纯的绝色佳人扳下,抱起她柔若无骨、娇软如玉的胴体,放在床上。这时,清
丽脱俗的大美人晓静那冰肌玉骨的雪白胴体已被他脱得精光赤裸。裸裎在床上的绝色少妇那圣洁完美的美丽女体是
那样的晶莹雪嫩,浑身玉肌雪肤光洁如丝、细滑似绸。他俯身压住晓静柔若无骨的精光玉体,晓静秀美的桃腮羞红
如火,芳心欲醉,美眸含羞轻合。


男人张嘴含住那怒耸玉乳上的一粒可爱乳头,吮……擦……吸……舔……丽人芳心酥痒万分,娇柔的心弦随着
乳尖上那舌头的拨动而轻旋飞扬,男人用力分开晓静紧夹不开的雪白玉腿,晓静娇羞无限地一点、一点地张开了修
长优美的雪滑玉腿。他用手轻轻分开晓静那细滑微卷的阴毛,巨大的阳具向秀丽清纯的绝色少妇的下身压下去。他
先把龟头套进少妇那紧闭滑嫩的阴唇中,套进少妇那嫣红娇小的可爱阴道口,然后一点、一点地顶进去,直到晓静
那娇小紧窄的阴道完全紧紧地箍住了他巨大的阳物。当他硕大的阳物套进晓静娇小的阴道口时,清纯绝色的大美人
晓静就开始柔柔的娇啼、轻轻地呻吟起来。


「……啊……啊……嗯……嗯……你……啊……你……啊……啊……」


当他深深进入她体内,一根巨大的阳具充实地紧胀着她的阴道时,娇羞清纯的绝色美人羞涩地娇啼婉转。


「……啊……你…好……大……嗯……」


男人开始在她娇小阴道内的紧窄玉壁间抽插起来,「……啊……啊……你…啊…轻…啊……轻点……啊……啊
……你……啊……轻……轻……一点……啊……嗯……」


晓静丽靥晕红,芳心娇羞万分的娇啼婉转:


「啊……啊……你……啊……啊……你……啊……进……进……去得太……太……深……了……啊……」


清丽绝色的丽人娇羞承欢、含羞娇啼。她羞红着脸,娇羞无奈地挺送着雪白柔美的玉体。被男人压在身下的被
剥得精光的一丝不挂的圣洁玉体无奈而娇羞地配合着他的抽插顶动。在男人凶狠粗暴的进攻下,清纯秀丽的娇羞少
妇娇靥晕红如火,星眸欲醉,只见女人那紧紧箍住他阳具的两片嫣红可爱的阴唇花壁随着他阳具的抽出、顶入而轻
吐、纳入,一股浑白粘稠、晶莹乳白的玉女淫精涌出少妇的阴道口。


男人越来越狠地抽插着,越来越深地刺进晓静阴道的底部,晓静娇啼婉转、嘤咛声声:


「……啊……啊……轻……点……啊……」


一阵欲仙欲死地男女交欢淫合、翻云覆雨,终于,他的阳具触到了晓静身体内最深处那稚嫩可爱的娇羞花心,
顶进了娇艳丽人那柔软湿滑的子宫颈口,有力地揉弄狎玩着。


「……啊……啊……」


丽人一双雪藕般的玉壁紧紧地箍住骑在她身上的男人,高高扬起细削圆润的优美玉腿,盘在他不停冲刺的股后,
少妇阴道深处一阵痉挛、收缩、紧夹、吮吸。本就天生异常紧狭娇小的阴道玉壁内,火热的粘膜嫩肉紧紧缠绕在他
粗壮正不断深顶的巨硕阳具上一阵死命般但又美妙难言的紧夹,从阴道深处的子宫泄出了宝贵的玉女阴精。


深深插进少妇体内的阳具被少妇阴道深处的痉挛也逗惹得一阵跳动,紧紧地顶住少妇阴道最深处的子宫口,射
出了滚烫火热的阳精。少妇阴核被他的阳精一激,一阵娇酥麻软,全身汗毛欲立般酥爽万分。「哎……」在美貌清
纯的绝色少妇晓静一声悠扬艳媚的娇啼声中一阵男欢女爱终于云消雨歇。从交媾高潮中慢慢滑落下来的娇丽女人娇
靥晕红,娇羞无限,香汗淋漓,娇喘吁吁他从少妇那淫精秽物滚滚的火热阴道中抽退出来,一股淫秽不堪的淫精爱
液涌出晓静那粉红玉润的阴道口,顺着少妇柔美娇俏的雪白玉股流下去,流湿了少妇身下的一大片床单。男人从晓
静身上翻下来,望着身旁这个千娇百媚、清纯绝色的美貌尤物那娇羞晕红的美丽娇靥色迷迷地问道:「怎么样?…
…舒服吗……?」问得晓静貌美如花的绝色丽靥晕红如火,娇羞万分。


充满征服感的男人依然不依不饶地问:「这次怎么样?」晓静只有羞答答地道:


「嗯……,你……你……进……进去得……好……好深……」。


他又问:「那舒服吗?」美貌绝色的娇丽女人娇羞无奈声如蚊鸣地道:


「很……舒……舒……服……」,说完,娇羞无限地低垂下雪白优美的粉颈,把一具洁白耀眼、柔若无骨、一
丝不挂、雪白美丽的圣洁玉体埋进他怀中。


男人怀搂着晓静那娇软绵绵、光滑滑的玉体休息了一会儿。就在这时,一个面相丑陋的小流氓正好来看病,一
见外间无人,正准备离去,听见里面有响动,就走进来一看,正好看见床上这对男女正一丝不挂地搂在一起,那个
秀美清纯的女医生正含羞脉脉地把玉首埋在一个糟老头子的怀里,而此时,这两个刚从疯狂交媾合体的高潮滑落下
来的男女正沉浸在高潮后懒软娇酥的气氛中,没有发现探了个头进来的小流氓,这个小流氓立即退了出去。


一天,晓静下了晚班,乘公共汽车回家,车厢内很黑,又挤,上车不久,晓静就感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在了
腰后,初时没在意,可时间一长,随着车子的摇晃,那根硬梆梆的东西也随着一伸一缩地弹顶着绝色美貌的少妇的
玉股,晓静一下子明白了,花靥羞得通红。


车厢内又黑又挤,正不知该怎么办。这时,一双手从她身后绕过,按在了她挺突的玉乳上。晓静正要惊呼出声,
只听一个男人在身后低声道:「大夫,你上班时,在检查室里面玩得过瘾吧?」。晓静美丽的娇靥一下子变得刷白,
芳心后悔不迭,一想到这样羞人的丑事被别人发觉,丽靥不由得又泛起娇艳的羞红。


晓静脑海一片空白,芳心迷乱,不知该怎么办。这时,她身后的那个男人更加紧顶着晓静柔软的玉体,晓静刚
一想躲开身后那根硬梆梆的东西的弹顶碰触,他一只手按住少妇挺突的玉乳,一只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少妇饱
满俏美的玉股紧紧搂在身前,晓静挣扎不脱,又不敢乱叫,芳心又羞又怕,完全没了主意。


正在娇羞丽人犹豫不决时,晓静忽然感到一只手撩起了她的裙角,伸进了她的裙子中。娇羞温婉的绝色丽人只
有羞涩地轻声抗议道:


「别……别……这样……!」。


可他哪管三七二十一,他的手顺着晓静纤直玉滑的粉腿直插进晓静的大腿根中。丽人优美雪滑的修长玉腿紧张
得直发颤,她感到那只手又挑起了她的三角裤,直接插进了她隐密温热的下身中。晓静娇羞万分,丽靥晕红,幸好
车厢内又黑又挤,无人看见。


男人的手在少妇的下身中摸索着,他插进少妇裙子中的魔手在少妇的内裤中逗弄着,撩拨着晓静那柔软纤卷的
少妇阴毛,轻划着少妇那柔柔紧闭、滑嫩腻软的阴唇。在他步步进逼下,晓静细削纤美的玉腿给撩拨得一阵阵发软,
他的另一只手还紧紧握住少妇一只柔软挺突的乳房不停地挑逗揉摸着,而他的阳具还不断地弹顶着晓静娇软的雪臀。


美丽的少妇芳心又羞又怕,羞的是与公公的淫乱行为被人发现,而且现在还被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在大庭广众
之下淩辱,怕的是不知他会怎样胁迫自己,更怕的是他在这样的地方就要强行求欢。清纯美貌的绝色少妇娇羞无奈
的是,在他持久而有经验的挑逗下,自己的身体渐渐起了一些羞人的变化,而她又不敢抗拒、挣扎。她感到一股热
漉漉的暖流正慢慢地从花心深处流出,而一丝丝又熟悉又刺激的麻痒、空虚正从花心深处蔓衍开来。秀丽娇美的绝
色女人娇羞万分,花靥通红,娇躯摇摇欲倒。


少妇芳心只期望旁边的人没发觉她的异样,也希望身后的男人没有发现她身体的变化。可是,他这时已经发现
了少妇那一双玉滑纤美的粉腿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紧紧地夹住了他那只在她三角裤内摸索的手,并且还一阵紧张的轻
抖、颤粟,而且,他缓缓地从少妇的裙子中抽出手来,手指上已沾满了少妇那甜美滑腻的花蜜。


男人发觉这一变化,欣喜若狂,低头在晓静的耳边低声道:「大夫,你的水已经流了我一手啦!」少妇娇羞万
分,玉靥羞红,无言以对,终于还是给他发出了自己羞人的生理反应,这时正好汽车到了一个站,那个小流氓轻声
道:「跟我走,不然……,哼!」,这时的晓静想要拒绝又哪里敢,正不知所措,他紧紧抓住晓静雪白纤柔的小手
强行将她拉下车,然后象一对情侣似地搂住晓静娇软柔细的腰肢,连拖带拉还加威胁地把晓静带到了一片甘蔗林的
一个空地,晓静又羞又怕地问道:


「你……你到底……到底要干什么啊?」


小流氓嬉皮笑脸地道:「小美人,别怕,我绝不会伤害你的,而且,我还要好好爱你呢!嘿……嘿……」


小流氓一边说话一边对晓静发起进攻,他的双手按在媳妇的双乳上用力的搓挤「可以的,你不说,…我也不说,
没人知道我们做了这事,没有人知道的,」


小流氓开始用他那有点粗糙的手按在晓静的丰乳上,轻轻地摸着,慢慢地挤、捏、搓,小流氓努力平息自己乱
颤的心和轻微抖动的手,控制第一次在儿媳妇胸部的柔软感觉,轻轻、慢慢、缓缓地调逗。


小流氓的手在自己的胸部轻轻、慢慢地挤搓,引起晓静已好久不曾出现的性感。


晓静的挣扎不再那幺坚决了,她有些享受地轻轻躺着不动,享受那种阿明的离去便不再出现地性感,那种由于
异性的抚摸而传来的阵阵舒服。


小流氓把那略为粗糙的手放在晓静美丽的阴户上,轻轻地挑开晓静的阴毛,慢慢地骚痒。一种快要遗忘的酥麻,
从那个黑三角地带慢慢扩散到晓静的全身,晓静舒服地轻轻呼出一口气,心中想着:千万不能产生快感,千万不能。
但在心中却又很享受这种感觉。那种在阿明的手抚摸时才出现过的那种快感。


晓静不再挣扎了,从那里传来的酥麻,让她软软地感到舒服,已经没有力气回答小流氓地话了,即使是简单的
嗯,也舍不得出口,深怕一开口就把这种好久以来不曾再有的感觉消失。


小流氓用他的中指探进晓静的小屄,在里面借机轻轻缓缓地扣抓,用心要调起媳妇将近半个多月来的那种性感。
随着小流氓的手的挑逗,晓静的身体明显地出现了性感,雪白的,丰满的诱人身躯出现了轻微的抖动,喉头里也有
一股快要出口的呻吟,被压在口腔里面。


晓静自己挺开了自己的双腿。里面露出了鲜红的嫩肉,微微泛着水灾。


小流氓一看到这些,已经知道媳妇开始出现性感,已经有了快感了。心中笃定自己今天一定能够得到媳妇的身
躯了,能够获得成功了。那条很久以来都在干搓的鸡巴,今天就能够进入桃源洞,获得滋润了,可以享受那个长久
以来在儿子身下的美丽、丰满和身躯了,那具大阳具马上涨满青筋,在那条四角内裤手搭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像
一匹拴不住的野马。


晓静在小流氓有预谋的挑逗之下,下身的酥麻感迅速地扩散到了全身,下身那个可爱的,饥渴的地狱,已经泛
滥成灾了,那种空虚的渴望也在催眠着她的神志,极需有一根粗大的东西来塞满那空虚,那种渴望在逐步地侵蚀着
晓静的神智。从红色的小溪里流出了缓缓的淫水。


小流氓看到媳妇里面粉红的嫩肉里流出了淫荡的爱液,心中那股欲火顿时爆发。


当公公的舌头伸直去的那个时候,晓静感到心中渴望的那种美迅速的充满也小屄,很迅速的蔓延全身,身躯也
开始变得性感起来了乳头开始渐渐硬化。淫水随着舌头的伸缩不断地向外流出,慢慢地滴落地面。小流氓看得全身
血脉贲张,脸上火热热的,忍不住欲火高升,小流氓不自主地将四角内裤脱下,露出那条久未滋润的大阳具,青筋
暴涨,马眼里已经流出了透明的欲液,一翘一翘的,正寻找一个湿润的桃源洞。


小流氓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把他那一根炎热的阳具对准晓静的屄口,轻轻地不断摩擦着晓静外露的阴唇,将龟
头在她湿湿的屄口四周转动。


晓静舒服地轻轻喘着气,从全身传来的那股快感,迅速的淹没了晓静的神智。小流氓慢慢地挺着阳具向小屄里
面穿探。晓静马上从屄口处感觉到那根大阳具。「我会让你舒服的,儿媳妇,我也会很舒服的,」说着,小流氓猛
的把下身一沉,把那要大阳具完全插进小屄里面,只留俩个卵蛋挂在外面。


「啊……好舒服哦……好美……」小流氓猛的把下身一沉,把那要大阳具完全插进小屄里面。


晓静的声音越来越小「不可以的——啊——真的,不可以,——不,不行的,啊- 哦- 好舒服- 啊- 」


「我以前就想干你了,每次你和阿明做事,我都看见了,今天我一定让你很舒服的,儿媳妇。」


「哦……啊……喔……啊…喔…」晓静不再回答了,她发现她自己其实也很想,很希望小流氓的侵犯,不但有
快感,还有一种冲破伦理的道德刺激,晓静的小屄因为小流氓的一抽一送,发出滋滋地声音,晓静已经完全默认了
小流氓的奸淫了。嘴里开始不断地哼着、呻吟着。「啊……` 啊…喔…` 好……」老公。美……美死…了,再用…
` 用…` 力往里…` …里面顶……啊…太好了……喔……晓静已经不自禁的摇着头,头发散乱不堪,哼哼地喘着气。
小流氓先是慢慢得抽送,晓静的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低头就能看见小流氓的鸡巴在下面进进出出,进去的时候能
带进晓静那几根较长的阴毛,出来时候,一圈鲜红的肉也跟着出来。晓静开始随着小流氓抽送的节奏,使劲的迎合
着,当小流氓往里送的时候,晓静就把屁股用力撞了过来。由于屁股上早就沾满了她的淫水,一撞击就发出「啪啪
啪啪」的响声,就像村里的狗喝水一样。


小流氓见晓静如此兴奋与饥渴的样子,猛烈的抽送起来。


小流氓抽插了一段时间后,把晓静的身子反转过来,想从背后插入阴道。从背后看,晓静的肉缝和两片肉真好
看。晓静努力的弓起背,她的屁股真是丰满,又白又嫩,小流氓「啪啪」打了两下,又使劲捏了捏。鸡巴对准小屄,
「噗兹」一声,很干脆的插了进去,这样插的能格外的深,鸡巴有多长就能进去多长。小流氓的手放在晓静的腰处,
手往后拖,鸡巴往前冲,就听见「噗兹噗兹噗兹」的插入声音和「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还有晓静「啊」似「哦」
的叫唤声。


许是有些累了,小流氓躺了下来,让晓静坐到上面。


晓静把着小流氓的大鸡巴,用她的屄套了下来。


晓静挺起身子,屁股往下一坐,小流氓的阴茎就尽根而没!于是她就这样骑在小流氓的身上,屁股往下,小流
氓有时候搓着她的奶子,有时候抱住她的腰,帮着她起来,然后狠狠的往他的鸡巴上一摁!


晓静的屄中已经成了汪洋大海了,把俩人的阴毛都弄得湿的粘糊糊的,小流氓的睾丸上也全是水,两人整整干
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小流氓紧紧抱住晓静,下身猛列的抽插着,在最后猛地用力一挺,射出了浓白的火烫的精子。
晓静也在这时过到也高潮。双方都下来喘着疯狂后的粗气。


「老公,你真厉害,比我公公还要好,你干得让人家真的很舒服,我公公都没有让我这幺舒服过。」


「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做这事了,两年来我积到现在,才在你身上发泄出来,你知道吗,早上你和你公公在干地
时候,我都在隔壁看着,让我真的很难受。你舒服不舒服?


」你好坏了,干得人家小屄现在还红红的,有一点痛呢。你都不爱惜人家的,让人这幺痛。


「好好,是我的不对,晚上再让我好好的,轻轻地痛你。


」不来了,不来了,你晚上还要欺负人家。我不来了,不来了……「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945147.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