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cs

扒灰的公公干儿媳c34

.
雪儿与丈夫结婚后,就一直住在这里,雪儿们的婚姻生活相当美满、幸福。


雪儿丈夫的父亲——也就是雪儿的公公依然健在,但是据雪儿丈夫说,雪儿婆婆在他念高中时就因癌症而去世。
从此以后,雪儿的公公不曾再娶,辛辛苦苦地抚育二个孩子长大成人。


由于雪儿的公公父代母职,含辛茹苦的养育儿女,所以,雪儿的丈夫对公公非常孝顺,而雪儿也十分敬佩自己
的公公。


雪儿的公公为人和蔼可亲,与雪儿相处得很愉快。


婚后,雪儿与丈夫享尽鱼水之欢,日子里从不曾有烦忧不悦。翌年雪儿生下了了老大,隔两年后又生下了老二,
生活美满,人见人羡。


岂料天有不测风云,丈夫居然留下雪儿们母子,与世长辞。至今,雪儿仍不相信他已远离自己而去,经常在梦
中见到他与自己缱绻缠绵,直至大梦初醒,雪儿仍以为丈夫就睡在自己身边。


虽然丈夫死后,雪儿领了一笔为数可观的保险金,但是,为了往后的日子,雪故堑萌スぷ鳎裨蜃陨娇眨
潜时O战鹨灿懈婕钡氖焙颉?br> 于是,雪儿在家附近的咖啡厅当服务生,雪儿不在家时,公公就负责接送孩子
们上托儿所,这么一来,雪儿就能放心地上班了。


丈夫死后将近一年的某个晚上,雪儿抱孩子们上楼去睡觉后,就下楼坐在客厅里与公公一同看电视。雪儿还记
得那是星期二的晚上,天气相当炎热,隔天正好是雪儿的休假日,所以准备晚一点才就寝。


雪儿的公公裸着上半身,边看电视边喝啤酒。他说独自一人喝酒没意思,要雪儿陪他喝一杯。于是,雪儿到厨
房去拿个杯子,公公为雪儿倒满一杯啤酒。


天你闷热得很,虽然电风扇转个不停,但是送出来的全是热风,雪儿只穿着一件薄睡衣,却还是感到闷热。


电视上正演着一出悬疑剧,场面很紧张。公公好象喝醉了,口齿不清地问雪儿有关工作的情形,以及最近的状
况。雪儿一面看电视,一面含糊地告诉他有关咖啡店里的工作情况。


「雪儿,假如你遇到了理想的男人,不妨考虑改嫁吧!我独自一人还是可以活得好好地。」


经他这么一说,雪儿反而同情起他来了。公公失去了独子,孤零零的一人要度过残生,实在可怜。


可是,我何尝不可怜?我失去了后半辈子要依靠的丈夫,而公公失去了唯一的儿子,我们的境遇同样的悲哀、
寂寞。


「爸,您不要担心,雪儿会永远陪你的。」


「好啦!我雪儿想去睡了……」


公公缓缓地站起来,但是一个踉跄,倒在雪儿身上。


「唉啊!爸爸你不要紧吧?」


雪儿连忙扶住他,可是公公身强力壮,连雪儿都被他压倒在地上了。


突然,雪儿大吃一惊,公公竟把手伸进自己的睡衣内,用力地捏住自己的乳房。他的身体压在自己身上,动也
不动。自己被他这一突来的举动,竟吓得发不出声来,只楞楞地望着他。


雪儿的心跳急促起来,公公的手捏住自己的乳房,使自己感到疼痛,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公公一直低着头俯视雪儿,表情很认真的。


「小雪!」公公直呼雪儿的小名,以前他从不曾如此∶「小雪,我不是个好公公,请你原谅我,我……太久没
有这样了……」


「爸!不要这样,你喝醉了!」


「小雪!」公公喘着气又说∶「你失去了丈夫,不是很寂寞吗?」


「爸爸!」


公公真的是喝醉了,雪儿挣扎着想离开,因为唯恐会做出不可告人之事,后悔莫及。


「小雪!你不要把我当作你的公公,就当作我只是个普通的男人吧!」公公说着,解开雪儿睡衣的扣子,将脸
凑过来,想吻雪儿的乳房。


「不……不要那样!爸爸……」


但是公公并不罢手,他把雪儿的胸罩拉开,让两个乳房都露出来,然后凑上他的嘴唇,开始吸吮和爱抚雪儿那
敏感的乳头。


「不……不要……不可以!」雪儿拼命地叫着,挣扎地想逃开。


但是,公公已失去了理智,他和往常不同,力气变得强大无比,压得雪儿动弹不得。他一手爱抚着雪儿的乳房,
嘴唇还吸吮着另一个乳头,吸得「啧!啧!」作响,唾液把整个乳房都濡湿了。


身体上传来阵阵的快感,但是雪儿的脑海里却充满了焦虑,觉得这是一件可耻之事,千万使不得。


然而雪儿只能干焦急罢了。公公的手开始爱抚雪儿的身体,雪儿渐渐感觉到呼吸困难,心跳加速,愈来愈兴奋
了。公公的手不断地揉搓、抚弄着雪儿的胸部,加上他嘴唇温热濡湿地忽强忽弱吸吮着雪儿的乳头,使雪儿畅快无
比。


噢!许久不曾有过的情欲,再度燃起,雪儿又高兴又恐惧,一方面渴望,一方面又唯恐会发生后悔不及的事。


雪儿的身体逐渐发烫起来,不再做无谓的挣扎,相反的还随着公公的嘴唇与双手的爱抚而轻轻摇摆起来。雪儿
渐渐进入恍惚状态,沉溺在兴奋、刺激的浪潮里,起伏、翻腾,无法自拔。


雪儿不仅不再抵抗,而且还期待公公的舌头爱抚过雪儿全身每一寸肌肤,让快乐的波浪将雪儿淹没。


那是一种粉红色、温热、美妙的波浪,雪儿随波逐流,心里仍有些许恐惧,雪儿不断地告诉自己∶「现在所做
的事太可怕……」


雪儿的内裤被公公拉扯下来,全身赤裸裸地躺在榻榻米上,公公两眼上下地打量着雪儿的身体,嘴里发出叹息
声,雪儿知道公公也兴奋莫名了。


「噢!小雪,我从没见到这么美丽的女人……小雪,你好美……好美……」


公公如孩子般发出了惊喜的叫声。


然后,公公像舔冰淇淋一样,将雪儿全身舔过,并叫雪儿双腿分开。


雪儿的那地方真让雪儿害羞地濡湿了,公公用双手分开雪儿的双腿,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那地方,过了好久……
好久……他都不眨眼地看着。


「哇!太棒了……」公公自言自语地说着∶「女人为何总是这么迷人?」接着,公公将脸庞凑向雪儿的私处。


雪儿惊慌起来了,雪儿实在不愿意和公公做那种事,那实在太难为情了。


想到此,雪儿就将双腿合拢起来,但是,公公用力又将雪儿的双腿拉开,雪儿实在敌不过他那强而有力的双手。
最后,雪儿只好放弃挣扎,任由他舔自己阴毛下柔软的部份。他居然舔了好久……好久……雪儿兴奋的快发狂了!


由于公公长久的爱抚,雪儿情不自禁地抱住他白发密布的头,发出「咿啊……咿啊……」的叫声。


一阵强烈的高潮退去后,另一阵高潮接着又涌上来,雪儿兴奋得像一头发了疯的母狗般,渴望他的那东西快点
插进,好让自己快点满足。


雪儿把两腿分得更开,让公公的舌头更自由自在的活动。过了好久,公公的动作一直很缓慢,使雪儿有些焦急
了。公公一面舔着雪儿的私处,一面动手去脱自己的裤子。


雪儿不知不觉中伸出手去握住公公的那部位,老天!真令人难以相信,公公的年纪已老,但是那个地方却依然
硕壮、又粗又长,太不可思议了。


雪儿从来不曾这样对待丈夫,可是,那一天为何如此呢?雪儿想可能是情欲所致吧!


雪儿用双手揉搓着他的下体,不知不觉中竟把他的阴茎含在口中,天晓得自己为什么从来没有对丈夫如此!公
公的那东西胀得雪儿的嘴巴都要裂开了,而且深及喉咙,叫雪儿差点儿窒息,冒了一身汗。


雪儿本能地吸吮着公公的龟头,并且用牙齿轻轻地咬着,接着用舌头舔舔,插入自己的喉咙深处。雪儿不停地
抚弄和吸吮着公公的阴茎,然后让它在自己的脸上摩娑一番。


雪儿完全失去理智了,忘记这是自己的家,忘了他是自己的公公,也忘记孩子们在楼上睡觉……公公把他的阴
茎从雪儿口中拔出,然后又伏在雪儿身上,再次地舔雪儿那沉睡了将近一年的私处。


雪儿的那个地方完全被公公的嘴唇占有了,时而慢快时而慢的来回盘旋,让雪儿浸浴在最大的喜悦与快感中。
说真的,那种快感实非笔墨所能形容的。


雪儿双手抱住公公的脖子,身体蜷曲起来,想使他的阴茎插得更深……更深。


接下来是一连串长久的激烈运动,雪儿欣喜若狂、欲仙欲死,快乐得简直说不上来。


他那雄壮威猛的家,伙马不停蹄地攻进雪儿的私处,无以数计的摩擦、搅拌、翻腾,使雪儿的私处像一口袋子,
忽胀忽缩……忽而豁然开朗、忽而天昏地暗……雪儿的那地方涌出如泉般的液体,随着猛烈的抽送运动,液体流出
后很快地又涨满,像永不止息的流水般。


雪儿已进入忘我之境,发出阵阵兴奋的叫声,雪儿真的不知道如何去形容那种快感,好象一阵接着一阵的晖眩
袭上脑门,全身的肌肉都僵硬起来。雪儿想我可能会在此刻死去了。


「噢……噢……我会……会死罗!」


公公仍未停止抽送,反而更强烈地运动着,使雪儿的快感更提升,飘飘然,如汽球般飞上九重天。


好不容易,雪儿终于又达到了高潮。


可是,一切还没结束,公公的精力旺盛的惊人,继续以猛烈的攻势撞击着。


雪儿的头发全都散开了,嘴里发出哀号,抬高腰部,让莫名的快感在体内激荡、回绕。那一阵阵的冲击,使快
感再度高昂、高昂……雪儿在疯狂目喜悦的漩涡中,逐渐晕眩了。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945147.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