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cs

淫欲表亲,梦断菲律宾927

.
从福建晋江来到菲律宾也有半年多了,帮着表姐表弟看店多多少少也学了点菲律宾话,菲律宾话真该死的难学。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洪绣致、今年35了,在老家时和老公开了家小厂,后来倒闭了就闲了下来,日子虽然还
是过得可以,但少了许多应酬。我不喜欢那样,我喜欢乐乐闹闹一大帮人闲聊、喝酒啊,我们晋江人都这样…嘻嘻。


我老公是比较闷的人、不喜欢吵闹、喜欢看书听音乐玩电脑、很聪明也很爱我、但什么事都由着我。我在家闷
得慌就想到菲律宾来看看,听大家说这里比较好赚钱。结果来了半年多了也没有什么结果,嗨…不是本地人在这里
没有一点势力根本就做不了什么!可又不想就这么回去。


今天晚上表弟的一帮朋友又来招呼说一起去喝酒了。三个人开了一辆丰田SUV 来带了表弟和我一起来到了一家
KTV ,老板是我们晋江的姓张的华侨40几岁高高瘦瘦的很精神。老板带着我们进了一间带有睡房的豪华大包间,叫
小姐拿来了一些冰的小青岛(在这里啤酒都喝小青岛、度数比内地较高点)和两瓶洋酒冰块及小菜,他们几个人男
的就和5 呼6 地猜起拳来,我边点着歌还帮表弟替两杯,结果他们几个不干了说我表弟有人替不公平,老板就叫了
四个小姐来替酒一个漳州的一个南安的和两个安溪的,都是闽南话好沟通啊一场混战喝了两三个钟头,酒叫了N 瓶
我也刚不清楚了,我整个人都喝得眼睛都朦胧了,和他们打个招呼后晃进睡房和衣躺上了床(这里常年温度都较高、
短裤T 恤好用)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感觉我的T 恤被掀到脖子上胸罩也被解开,感觉有人在抚摸我的乳房,耳边还
有别的女人的呻吟声和拍拍的肉体撞击声。我整个人都蒙了?不敢睁开眼来看也不敢乱动。接着他开始吻我的乳头,
另一只手也攀上了另一个乳房慢慢地揉捏起来,急促的的鼻息打在我的胸上顿时让我起了鸡皮疙瘩。我想起来推开
他、可身体的反应又让我不舍,(我已经半年多没干什么了)在紧张却又期待的心情下,他的手却已离开了我的胸
部又往下移了,慢慢的解开我的裤子轻轻地退了下来,他并没直接侵犯那最隐秘处,只是在大腿间来回抚摸,偶而
不经意似的碰触到股缝间又立刻移开了,似有似无的。我酥麻的感觉让我觉得全身都要垮了、散了。


他的手慢慢的覆盖在我的阴部,完完全全的覆盖而又缓缓的揉动着,像是个守护神一样。过了好一会,他的手
指探测似的开始在缝隙间里里外外的游走,突然他探到了我最敏锐的阴核,就这样轻轻的带过一下。那一瞬间我「
嘤!」了一声,我知道我不该出声的,但我就像是艘原本漂荡在温柔的海洋中的小船,突然间的一声雷击……我发
现我早湿了,他的触摸让我感觉到在我的阴核上早沾满了爱液,他的手指轻松的在其上滑走拨弄着。我全身的肌肉
都被唤醒,控制不了的,我拱起了臀部,但他依旧是那样不急躁也不担心,我第一次的快感还是慢慢地来了。


除了紧抓着床单外我什么都没办法,这如潮的快感始终无法退去,不是像人说的一波又一波的起伏着,而更像
是海啸,你永远不知道它的高处在哪。他的手是那样轻,深入我下体是那样的自然,我能听到我下体的水声,有如
海浪拍击着礁石……我能忍着不出声音,但是身体却没办法,我想要翻滚,想要跃起,但是身体却是向下的,一股
无力感升了起来,除了尽量将臀部抬高迎向外我毫无办法。


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兴奋,有种情绪占满了我的胸膛。被不是老公的男人玩弄而我却不知羞耻的得到高潮……然
后他的手离开了,顿时间我感觉整个人一下空了起来,手也离开了床单。我想要不是有床单让我抓着,我早就要尖
叫了起来,用我全部的力气叫着。


他把我转了过来,在我毫无感觉情况下轻轻地将我一米五七的娇小身躯抬起翻了过来。我侧过头微微张开眼,
进入我眼帘的是表弟光着那胖胖的身躯正挺着大肚子扛着一小姐的双腿死命地冲击着,粗黑的阴茎不停地在泛着白
沫阴道中出出入入,那小姐被顶得满嘴胡言乱语。而我身后的却是那高瘦的张老板,他整个人靠了过来,趴在我的
背上他轻咬着我的耳垂……天啊!沉重的呼吸声在我耳边响起,我感觉整个人都晕眩了。就像是被抽离灵魂的破娃
娃一样,我身体已然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那呼吸声,厚重的呼吸声……晕眩感持续着,像是涟漪一样散开,又重新
开始,不断的扩散着。这人找到了我的弱点,最弱的弱点,「感觉怎么样?」在我耳边他呢喃着,我整个脸羞红了
不做声,我可以感觉到他下体在我腿间蹭着,很硬……我想他是故意的,或许他想要干我了?


他把手移到我的屁股上轻轻地楼捏着,另一手插到我的胸前手指玩弄着紫葡萄,一阵酥麻从乳头传遍全身,我
轻微颤抖着轻声呻吟起来。「我要进来了哦」他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微微曲起身体,感觉他正用手操起的阴茎往我
的阴道里刺了进去。我忽然感觉好害怕,活了三十几年的贞操就这样没了?真的要被老公以外的男人进入了!?我
好怕,真的要这样,这样子对吗?他开始亲吻我的耳垂,然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的龟头在我阴核上磨
着,一直磨,那龟头前面略细,后面是这样粗壮。我知道我湿了,甚至我可感觉自己的洞洞在那张阖、等待、盼望
着,我的身体准备好了,而那根棒棒也准备好了,当那人插进来时,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下体被一股力量突破了,
一根硬挺的阳具就这样从阴道口插了进来。我感觉到一股绝望,甚至是伤心,我的唯一失去了,从此在老公面前再
也没有任何骄傲……没有任何借口,我已经失去了我的贞操,此时正有根完全陌生的阴茎在我下体任意进出着。


刚开始他双手撑在床上轻柔地晃动着腰下体在我的阴道里慢慢地进出,我细细地体会着享受着嘴里不停滴发出
轻轻的呻吟声,不一会儿听到旁边的表弟发出一声闷响,应该是完事了。而我身后的男人也加快了速度,肚子打在
我的屁股上,长长的阴茎快速的出入我的阴道龟头狠狠地撞击我的子宫(很多男人以为阴茎长很屌、可是不是那样
的,阴茎撞击子宫很难受的,阴茎别太长、粗一点的阴茎进出能扯动大小阴唇带动阴蒂、阴道也有饱满感容易得到
高潮),我难受得挣扎地趴了起来,右手从腹下伸到下面抓到他的阴茎,这样他就不能插得深了。他也被我顶着跪
起来双手护在我的屁股上急速地抽插,渐渐地我的高潮又来了。,我再次呼叫出声,感到眼湿耳热,浑身酥麻,轻
飘飘的,像要飞起来一样。右手不由自主地加了点力道,这样后面的他刺激的受不了了他继续狂抽猛插几十下,终
于紧紧贴着我的后背上不停地喘着粗气,我觉得他的肉棍儿深深插入我的肉体,龟头一跳一跳的,一股滚烫的热流
灌入我的阴道。


我第一次让老公以外的男人侵入身体,并且在我的肉体里发泄,那种心情真是特别复杂。我无力地趴在床上,
他也让他的阴茎留在我肉体里好一会儿,才慢慢退出去……………那天晚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来的,从头到尾都不
敢抬头看表弟一眼,稀里糊涂回来就冲进房里连澡都没洗(浴室在外面),第二天一早就自己搭车去了表姐家。


时间又过了一星期,我的心情也慢慢地平静下来。这天表姐带着女儿去马尼拉进货,傍晚表姐夫过来帮我把店
门关了,开着车带我回家、在路上顺便买些菜。我煮好了饭菜叫表姐夫吃饭,表姐夫从柜上拿下来一瓶洋酒说我们
两个好久没喝了今天要和我好好地喝一次,「切、我才不怕你呢」我说,他的酒量我知道、比我还差一点。一瓶酒
被我们边聊天边喝不一会就完了就又开了一瓶,还没开始就有人敲门,进来的是表弟。一见到表弟我眼中就浮现出
那粗黑的阴茎,而我表弟的眼睛也闪出一种异样的神色对着表姐夫的眼睛好像在交流着什么。从他们的眼神中读出
表弟已经把那晚的事告诉了表姐夫,而今天是他们有两个预谋要联合对付我的。心里不禁一阵茫然、前几天的事既
然已经做了现在倒不怕什么(有点破罐破摔),就是不知道以后怎样面对表姐,而且对有点秃头已经快五十的姐夫
不怎么感冒。


很快表弟就假借敬酒坐在了我身旁,而表姐夫还在那假装正经……我靠…。豁出去了,我拿起酒杯壮起胆哆嗦
对表弟说:好了、不用再装了、来就来怕啥!不过你一定要帮我把水果批发的事办了,不然我一定搞得大家都不痛
快!怎样?表弟猴急地一把揽住我说:好!一定办。干杯!说完一口干了那杯酒,还没等我喝下那杯酒猴急的表弟
已经把手从我的领口伸了下去一把抓住我的右胸揉捏以来,左手则快速地在小腹腿上乱摸起来。我的激情也慢慢地
被调动起来,眯着眼轻轻地发出呻吟,而那秃头姐夫也忍不住了,过来半跪在我面前颤抖着双手抬起我的腿放在他
膝盖上,忘情地亲吻抚摸起来。忽然表弟一下子吻上了我的左耳,我顿时打了个寒颤不觉中呻吟声顿时大了起来,
左手在表弟的下身的裤子上乱揪乱扯起来,右手不觉揪到姐夫那快掉光的头发上。


现场的气氛充满靡乱、仿佛连空气都变得炙热了,不觉中胸罩和T 恤被推了上去,我整个人半躺在沙发上,表
弟的嘴已经改变进攻点含住了我的左乳头,左手已攀上了我娇小挺拔的右乳,而我的左手已经把表弟乌黑粗壮的阴
茎解放出来快速地搓揉着,感觉他的硬挺,感觉那龟头的跳动、阴茎的粗壮。我的裤子已经被退了下来,表姐夫象
狗一样地把脑袋挤在我的双腿之间,嘴唇吻上我的私处,他还用舌头舔着我的阴蒂,右手食指插入我的阴道中指却
插入我的肛门快速地进出起来,我受不了这种刺激了,可身体却软弱无力,我只有大声的喘气。


不一会儿表弟挺着已经硬如精钢阳具站了起来迅速脱掉裤子把我移到沙发边跪着脸冲着护手那边,一手捧着我
的脸一手端着那粗壮的阳具塞到了我的嘴里,我微撑起上身,仰起头用舌头在他龟头处绕着,轻轻的接触着。这时
我感觉到他的鸡巴在我舌间跳了两下,就像是个独立活着的小生命一样……,男人最美的地方就是这了。我忍不住
的整口含住,感觉它在我的嘴里悸动着,那最美最美的龟头似乎又涨大了些许。表弟挺着肚子,含笑的望着我。我
知道他要看着我吃,才刚熄灭的情欲火焰再次在他眼里燃起。于是我吃得更起劲了,将整根鸡巴塞进了嘴里,抽出,
再塞进去。有时我抓在手里,用舌头重重的惩罚那不老实的龟头,看它涨到不能再涨,期待着它爆裂开来散发出亿
万种子。


身后表姐夫迫不及待地脱掉裤子爬上沙发把他还不是很硬的阴茎想尽办法地塞入我的阴道,嘴里发出「嗬嗬」
的声音急促地摆动着身体,头一次3P让我感觉几乎疯狂,整个人像在燃烧头脑一片空白,无边的欲望冲撤我的全身,
这时脑袋里只有肉棒只有迷茫的快感,口里只能发出呜咽的呻吟。可是不到两分钟我就感觉后面的肉棒在增大、抽
插急速加快,我急忙回过手把表姐夫推开去,我不想他射到我里面。滚烫的精液打在我的屁股和背上,表姐夫喘着
粗气瘫在了沙发的另一边 .表弟见状抽出了湿淋淋乌光发亮的阴茎,抱着我把我的身子掉了个头让我仰躺着把我的
屁股搁在沙发软扶手上,双手扶住我的双脚细细地抚摸亲吻起来,乌黑的阳具慢慢地在我的阴户上摩擦着。


从迷乱的激情中突然变慢我哪能冷静下来,双手在自己的淑乳用力地揉捏,双脚在表弟的手里打着摆子,嘴里
急促嘟嚷道:来啊、来啊!卡紧嘞啊!(闽南话快点)可是表弟却不慌不忙地微笑着抓着我的右脚掌轻轻地舔我的
脚心,他把我的脚掌含在嘴里吞噬着,舌头舔着脚心,用牙齿咬嚼着我的脚趾。我感到了他嘴里的温度和顺着脚流
下的吐液。「啊」我整个人顿时打了个激灵,伸手抓住表弟的肉棒对准自己的肉洞塞了进去,当表弟的棒棒刺进我
股间时,那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就像是一股热流灌了进来,从我阴道深处直贯到脑门,四肢百骸全都酥了、软了。
我低呼了一声,就是这个……表弟的棒棒好硬,就这样顶着我,塞得满满,连心也给塞得满满的,不需要动我就感
觉要满足了,要是动起来我可能会立即达到高潮。只是表弟没动,就停在那,我心喊着:表弟你动动好吗?我里面
好痒,你干嘛还不戳我?


表弟笑笑地问我:「有爽不?」我几乎是嘶喊着说:「爽啊!戳我!戳我好吗?」我努力想把屁股挺向前方,
但表弟还是不紧不慢轻柔的戳弄着。越是得不到,越是激起了我的欲望,心底急的像是被塞了块大石头。表弟上身
微微向前压,双手抚摸上我的乳房玩弄着,屁股开始加快速度把我顶着前后晃着,顶得我好难过。爆炸了,眼前像
是出现了七彩霓虹一样,来了,我知道来了,表弟把我戳到了顶端,灵魂都被戳了出来。「干我,干死我!」这是
唯一我能呼求,也是我唯一想要要的。然后他加快了速度,整根鸡巴像是完全进到里面,我已经忘了什么叫羞耻,
只是拼命的叫着,尖叫,想把所有的欲望都叫出来。要是不叫的话我会死,表弟的棒棒顶到了底,顶到我感觉里面
要破了。强劲的力道使我高潮叠着高潮,我已经看不清楚眼前是什么,我想我已经疯了。


我大叫着,腰部疯狂的摆动着,把我剩下最后一点力气都用出来了。而他每次抬起了臀部,然后重重的放下,
每一次都干到我的最里面,撞到我的胸口。我不知道做爱竟然能有这样舒服,我好爱,希望世界此时就能停止,希
望世界末日就此到临……「啊」我长长发出一声尖叫全身一阵痉挛,然后高潮从下体急涌而出,阴道不由自主地收
缩着,只听表弟「吼」了一声,弓起身子下身死命地贴紧我的阴户,双手猛地收紧我的双乳,一股滚烫的精液冲向
我的子宫。


在滚烫的精液冲击下我整个人犹如在岸上挣扎的鱼,猛地蹦起上身双手死死的抱住表弟的腰,嘴里激动得略带
哭腔喊「死了、爽死了」,两具上气不接下气汗出如雨的身体纠缠地躺在沙发上。那一晚,我和表弟又在做了两次,
其中表姐夫也参加了一次,可是我还是不让他射到我里面也不帮他口交。表弟天亮就走了,应该是怕被表姐发现吧?
表姐回来也没发现什么异样,因为表姐夫没敢乱动还是一副老实可靠的样子。


日子平静地过了四五天,那天下午表弟打来电话说帮我联系了个供货商晚上要带我去见见他。晚上表弟开车来
接我,一见到我就口花花地说:「致啊、你今晚好漂亮哦」眼睛不停地上下打量。我刚刚换了衣服,上身紧身低胸
运动背心把并不大的胸部衬托得玲珑可爱,下身紧身牛仔短裤紧紧包住屁股,显得腿更长了。整个人显得年轻又有
活力,一点也看不出三十几岁。我甩了他个白眼说:「别花了,小心你姐」。跟表姐说了声后就上了车,路上表弟
对我说你的本钱不多,光租仓库建冰房都不大够,这次就是要和供货商谈谈能不能货款月结,而且这个刘老板在黑
道更是响当当的人物,白道方面更不用说了,在菲律宾有钱能使鬼推磨,和他搞好关系那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到了供货商刘老板的别墅,一个菲佣开门让我们进去,进去后看到三个男的和和两个年轻姑娘
正在摇色子喝酒,其中一男的是KTV 的张老板,经介绍那个四十多岁高高壮壮的型男就是刘老板,另一个也是刘老
板的朋友。一见面刘老板就开朗地笑着对我们说「过来过来,晚来自己罚一杯」,表弟乐了说「呵呵、行啊、三杯
都行,你又喝不过我」说着拉着我坐在沙发上,帮我倒了一杯后表弟真的自罚了三杯。然后就开始聊天着喝开了,
后来大家提议分国拼酒,刘老板说他酒量浅做裁判,当然大家都不同意叻,表弟说算了刘老板归我们,他们两男两
女一国。混战就开始了,时间慢慢地过去了,大家都喝了不少,张老板虽然搂着一女孩在身边眼睛却不停地往我身
上瞄,微微发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欲望,我也大方地跟他们交谈着,后来表弟给我打了个眼色我也就坦然地把我想开
批发的事讲给刘听,刘听了沉思了下,那边张老板插嘴说支持并劝刘老板这忙一定要帮。老刘想了想就带我到另一
休息间谈,到了另一间坐定老刘思考了下,脸泛笑容的走到我这边坐到我身边轻轻揽过我的肩膀说:阿致啊、这事
并不大,钱我全部帮你出都行,可你要怎样报答我呢?刚刚老张还谈起你呢,说你的手好厉害哦。我顿时明白过来
了,妈的!……男人都是这德行,搞到一个就到处吹嘘,今天这一关是一定要过了。


我下定了决心轻轻抬头看着他:只要你能帮我,怎样都行。说着就依到他怀里去了,手慢慢滴大腿上大腿根部
抚摸起来,随着呼吸声的渐渐加重,猛滴他伸手揭开裤腰带退下裤子拉着我的手移到了他的坚挺,右手顺着领口侵
略入我的胸部,嘴唇紧接着占领了我的嘴。招到了这一连串攻击,我的激情也迅速被点燃,握着他坚挺的手急速的
加快运动,` 两人的舌头几乎缠在了一起 .蓦地他放开我的嘴压着我的头让它迎向他的坚挺,他的阴茎不大,比不
上表弟和我老公,但却显得乾净比大家都白了许多,我轻轻地含着舌尖在他的龟头上打转,调皮地在他尿道口轻轻
滴挑着,他蓦地打了个颤尿道口溢出些咸咸的透明液体,急忙抓着我的头急速地上下摆动,有几次都顶到喉咙了,
蓦然一声低吼,一串串滚烫的精液全冲到我的嘴里,从来没让人射在嘴里的我顿时被呛着了,我急忙抬起头来,浓
浓的精液顺着嘴角流了下来,那模样都不知道有多淫荡,我赶忙跑到垃圾桶边吐了,他却半躺在沙发里喘着粗气,
嘴里还喃喃道:你厉害、真厉害!!害我都不好意思了。


他起身进入内间浴室去整理了,我用矿泉水漱干净口半倚在沙发上休息,突然表弟从外面闯了进来,一看见我
衣衫不整地倚在沙发上便急不可耐的过来抱住我,鼻息咻咻地在我的脸上、耳朵上、嘴唇上乱吻起来,双手用力地
脱扯我的衣裤,一时间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脱得光溜溜了(后来才知道外面两对已经开干了,他看的眼热就不
管三七二十一冲进来了),他用最快的速度脱光自己,挺着坚挺直接插进我还湿润的下面就像莽牛般地冲撞起来,
我顿时一口气几乎透不过来,就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在扑腾,手脚乱挥乱动,嘴里只能发出「嗬嗬」的声音。这样
不行我想我会晕过去的,我用尽全身力气把表弟推躺在沙发上,对他说:还是我来吧,然后我骑了上去,抓住表弟
乌黑粗壮的坚挺,望着表弟慢慢地坐了下去,好满!真的好满!我双手抵在表弟的胸膛上,腰身慢慢地摇动,舒爽
的感觉从下体蔓延至全身,我闭着眼轻轻呻吟着、慢慢享受着,湿嗒嗒的淫水流了出来打湿了表弟茂密的阴毛。


突然觉得身旁有人,抬头一看原来是刘老板,他光着健硕的身子,手里拿着一瓶东西和一根应该是肛交按摩棒
的东西说:要不要我参加?呵呵…我羞红了脸趴在了表弟身上,表弟在下面挺动着阴茎说:好啊好啊。刘老板坐在
旁边细细地抚摸我的臀部,慢慢地把应该是润滑油的液体注入我的屁眼然后轻轻地插入按摩棒不停地震动起来。一
种异样的感觉使我全身发麻,我呼吸急促的闭着眼,抓紧着表弟,胯部不停地扭动着,而表弟把双手挤入我们中间
抓着我的乳房揉捏着并用力地挺动阴茎,终于,随着我忍不住的一声「哦」,大量的淫水流了出来。刘老板看得忍
不住了,拔去了按摩棒上了沙发挺着白白的阴茎慢慢地插入我的屁眼,我那连老公都没进去过的屁眼都被一个才见
一面的男人给占领了,我成了三明治了,涨疼的刺激使我浑身哆嗦着喘着粗气。表弟一把吻住了我,两人的舌头缠
在了一起,老刘的阴茎在我屁眼里匀速的抽动着,慢慢的终于渐渐适应了,感觉两条阴茎隔着一层皮在我的两个洞
里出出入入,那种感觉真是无法形容。渐渐地表弟放开了我的嘴唇,喘着粗气加快了挺动,而身后的老刘也疯狂地
冲锋起来,我已经被插得胡言乱语:干、干死我了,啊…用力…啊…不要,一阵的狂轰乱炸,表弟首先「哦」一声
长叹浑身打着摆子停了下来,老刘坚持着多几下也喘着粗气瘫在我背上,而我已经彻底瘫软成了夹心。


那天晚上我们怕表姐知道不敢不回家,休息下就回去了。


隔天表弟在大陆的一个朋友结婚就回去了,他告诉我说刘老板会打电话联系我的,叫我听他的他会安排一切。
日子又过了几天我久久没接到刘老板的电话就忍不住了,晚上自己搭车去了他家。叫门进去后见到老刘和七八个壮
汉在喝酒说事,我没敢打扰他们静静坐在旁边边喝边等,一会儿后觉得有点尿急就上了趟WC,回来后就拿起继续喝
了一杯,结果,那杯喝下后整个人就迷糊起来,感觉就有人脱光我的衣服,许多手在我身上乱摸乱捏,许多阴茎在
我身上所有洞里进出,到最后怎样回家都不知道了。在家里躺了两天才缓了过来,我知道我被轮奸了、被骗了,可
是又不敢对表姐说,只说是感冒了。


闲下来我打开好久没登的QQ,发现我老公从来都隐身的QQ头像亮着,感觉就像找到依靠似的急忙发过去问好,
很久后才收到回复:你还有脸找我啊!我以为会先收到你寄来的离婚协议书呢!我:怎么回事?你怎么这样说?老
公:怎么回事、我疼你、事事都由着你,你想干嘛我从来都没反对过,可你呢?搞外遇都还好,竟然跟你表弟表姐
夫搞3P,我都不知道你这么长时间到底跟几个男的搞过了。要不是我入侵你表姐夫的电脑,里面有一大段视频我还
被你蒙在鼓里呢。废话就不用说了,那段视频我拷过来了,你休想要我和女儿能接纳你,离婚协议寄过来,我们一
拍两散。


懵了,整个人都懵了!不尽的泪水滑了下来,那个该死的东西表姐夫竟然偷拍了视频!还偏偏被电脑高手的老
公拿到了,我悔恨啊!我怎么办?我的女儿啊…我的家庭啊……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945147.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