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cs

增进男性“性能力”的心灵途径a67

.
“心软”时,性自会“无能” 几年前,在一个开发区做调查,我曾遇到两个“性无能”求助者,其中一个是饭店老板,一个是开发区的治保主任。他们听说我是“研究性学的专家”后,便把我从饭桌上拉到后边的小屋,要求“现场解决问题”。饭店老板,30出头,身高有180多厘米,体重130多公斤,他说,条件好了就想玩,一个月和老婆能有一两次,每天最少会玩一个姑娘。钱不是问题,就是觉得自己“不行”。说话间,他解开裤子亮出自己的“家伙儿”问我:“你看看,我这个是不是长得不对劲?是不是太小了,怎么一沾女人身就不大好使呢?”40多岁的治保主任的问题更邪门,他说自己“在外边”还是不错的,就是回家一和老婆在一块就不行,但觉得“不能对不起老婆”,就和老婆一起“四处看病”。最后,有医生给开了“弟弟针”(注:用于海绵体注射的前列腺素)。每次“交公粮”时,就从冰箱里取出来扎一针。他说,扎完针后,老婆觉得满意了,对他挺好,但他自己的“弟弟”很酸痛,不得劲儿,心里便嘀咕,觉得自己“不是男人”,问我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见到的另一个极端个案是在一个著名的性医学专家门诊,当时我正在对专家进行采访,一个名牌大学的女辅导员走入诊室,说她的一个学生因为“发现自己阳痿”而出现了严重的心理问题,几度自杀,并坚决要求退学回家“治病”,学校的校医为他进行了植物神经调节的药物治疗,并多次给他提供心理辅导都没起作用,她希望专家能用“最权威的咨询”开导一下她的学生。
以上几个个案,从性医学的角度而言,都不属于“阳痿”,或民间俗称的“性无能”。
饭店老板的情况,初步可以判定为“射精过快”,治保主任属“境遇性的勃起功能障碍”,而那个大学生则纯属性知识缺乏造成的心理障碍。几个个案的共同特点是,“患者”都存在着“认知”问题,对性缺少正确认识,心理“虚弱”,自己给自己找来了“无能”。
从当代性学的研究来看,可以总结出这样的特点:首先,我们现在所谈论的和运用的“性医学知识”,来源于设计精确和经过了反复验证的临床观察、科学实验,反映了人类性反应的一些基本特点,但是,由于客观存在的种种限制,这些“知识”并不带有绝对的“普适性”。
其次,性活动存在着“个性化”的心理反应和评价的特点,很难运用现代科学的方法对其中“心灵层面”的内容进行全面的科学观察、测定。
此外,性行为的反应模式和个人评定,受着文化、历史、社会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和控制,“性知识”的实用价值必然表现出阶段性、相对性的特点。因此,“性”需要不断地学习、更新观念和进行伴侣间的交流与调适。


解除焦虑,增强自信
在多年的工作实践中,我一直在思考:到底应该如何看待性学的“科学性”?起源于西方的性医学知识如何“本土化”?这些思考直接导向一个实用性的话题:如何在教育、研究、治疗等资源缺乏的现实下,让公众分辨“性信息”,并掌握识别和运用信息的能力?
在日常生活中,可能再没有比“软蛋”、“无能”更伤男人自尊的词汇了,它让人联想到“没能力”、“不是条汉子”、“失败”、“脆弱”、“羞辱”、“无助”……纵然有科学研究显示至少有10%以上的人受着严重的勃起功能障碍的困扰,纵然大家都心里明白几乎所有的男人在一生中至少有过那么几次勃起的困难,纵然治疗的方法和“特效”药物不断出现,甚至从理性的角度讲,目前几乎所有的勃起问题都可以针对不同的情况,应用假体、药物、血管手术、行为疗法等得到暂时或永久性的解决,但是,另一个事实是:几乎没有几个人会以对待消化不良或感冒的心态轻松了然地面对自己的性问题。
虽然,影响“性能力”的因素有生理、药物、心理等多种原因,而性治疗的临床实践总结出,焦虑总是与性能力问题结伴出现的。下边这个表节选自马斯特斯与约翰逊的经典性医学著作《Heterosexuality》(《两性之爱》),列出了一些常见的影响勃起的认知因素,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患者可以依此进行自检。方法是,对比自己在性活动中的想法,从下表中选出符合的列项,并选出体验最强烈的三个选项,面对自己,改变认知。
在缺少专业检查和治疗的情况下,首先从自身的认知评估检测自己的情况,对进一步寻求治疗或自行解决性问题都大有帮助。
自我评估检查表
态度:我很少觉得自己很性感。
我预期任何性交都会失败。
我似乎从来没有坚硬的勃起。
我时常对性有罪恶感。
如果我勃起了又消退,就会立刻觉得这次又完了。
男性在性交中应该处于领导地位。
我的性生活是因为我的阴茎而引发的,如果阴茎起不了作用,我对性就没兴趣。
信念:正常的男性应该在女性胸罩脱下时就勃起了。
除非勃起得像钢铁一样硬,否则阴茎对性交是没什么大用处的。
不论他们怎么说,我相信只有完全勃起的阴茎才能让女性满足。
如果没有像样的勃起,就无法成为好情人。
不能或无法维持勃起,意味着我有些毛病。
如果我可以正常地勃起,我必须在它消退之前尽快地行动。
性交是性生活中的主角,其他的事只是为此而做的准备罢了。
忧虑:我很担心对“性”缺乏兴致。
我常常想到无法勃起或无法维持的事。
在我接近女性之前,很担心她对我的性问题的反应。
我时常怀疑是否因为以前自慰次数太多而现在出了问题。
我害怕自己太注意“性”方面的事情。
我不认为女性愿意和有阳痿问题的男性进行感情上的交流。
我觉得我所做的每件事都失败。
开发“性能力”从心开始
性治疗的心理一行为疗法多以伴侣为中心或是小组治疗模式,虽然伴侣参与是解决性功能障碍的重要部分,但事实上这很难做到,一方面,可能患者缺少愿意积极配合参与的固定伴侣,另一方面,我国目前也缺少可以开展医师指导的专业性治疗门诊。在这种情况下,患者依靠自身的调适解决部分问题,并结合与伴侣的性活动进行强化,不失为有实际应用价值的治疗方法。以下的自我训练步骤可以作为参考:


一、建立积极的态度与信念
减少对自己的担心,通过自我想像把想像和积极的心理评价结合起来。比如,在上述的测评中,你怀疑以前自慰过多使你出现了问题,在训练时,可以把夜间或晨起的勃起想像为自慰带来的效果。通过改变“自验式预言”,建立良性的自我评价。
二、自我探索,开发自己的性反应敏感区
这个训练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对触觉的敏感度,把注意力从生殖器部位转移开来,注意开发身体其他部位的性感觉,即使有阴茎的勃起也不要通过摩擦阴茎的方式达到高潮。
三、给自己的幻想充电
幻想是性感觉的重要来源,也往往是性欲和性反应发动的源泉。发生勃起障碍时,焦虑、恐慌、紧张等情绪会将人的注意力引到“行不行”、“会不会又失败”上去,这些负性的情绪最终会形成一个“触境生变”的心理一行为反应模式,从而使当事者总以失败、挫折的心态面对性。这时如果运用幻想,将性变为有趣、有美感、有价值的享受和刺激,性反应则会大为改观。
四、幻想与自我刺激的结合
幻想提供了心理上的刺激,也可以扩大生理刺激的接受能力。训练专家建议每天进行二三十分钟的裸体静躺,性幻想的同时,对身体进行轻触式的抚摸,但不应针对生殖器,也不应用平时习惯的自慰方法,重点关注身体的反应。在抚摸效果不理想的时候,可以考虑尝试使用润滑剂来增进效果。
五、摆脱对勃起的过分关注
有勃起困难的患者往往在勃起反应开始的时候,就会想到勃起的可能消退,这就使得自然的性欲反应变得困难。这部分的训练方法是在抚摸训练的过程中,如果产生勃起就暂停幻想,待勃起反应有消退时,再开始幻想,全过程中不停止抚摸。这样的训练最终使患者明白,勃起消退是正常的,自己有信心和能力在勃起消退后很快地和较容易地发动再一次的勃起。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945147.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