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cs

课长将耸立的硬物插入-淫妻奸情be5



我是今年刚从女子大学毕业的社会新鲜人,除幼稚园及小学,上的皆是女校,故要在这等严格的商社工作,还真令我不安。
但,很幸运的,在新人训练后,我被分发到能充分发挥我语言长处的部门,况且课长不仅帅,还非常的温柔。已经卅七岁了,当然有老婆及小孩。
可能因课长长年被派驻至海外分公司,故作风较洋派,且是个相当重视过程的人,故我们这个部门较少加班,而我们能较早离开公司,也是被其他部门所羡慕的。
由其他部门的女性同事们间之谈话,似乎别的部门的女同事被迫加班后,又陪上司喝酒,有的被灌醉醒来竟在宾馆之事。
(我们课长要是也做这等事时.)
但有时却对太认真的课长,颇有微词,因若是我,能和课长搞上段婚外情,也是我也所愿。
终于有一天,在月结资料制作时,发现我竟然犯下了一个很大的错误,离资料提出日,迫在眼前,故必须拼命加班三天看能不能拼出。
相信课长知道了也是会暴跳如雷,我只有硬着头皮向课长报告,但没想到课长非但没骂我,还温柔的替我解围。
「不用担心,这等错误,就算是资深人员也会常犯的」
一瞬间,祸转爲福,课长竟会爲了新人的我,一同爲我加班并协助我重新制作资料。
(说不定,以此爲契机,会发生什麽?)
我兴奋的和课长二个人开始了加班。但刻闆认真的课长,却不会爲不必要之事担搁时间,埋首于工作中。
(不好,搞不好一个晚上就能把所有工作解决掉)
课长认真的工作态度真令我折服,但我却没时间在那折服,好不容易才盼到的只有我们二个人的机会。
我到洗手间脱掉胸罩后,回到座位上。
「课长,我这裏不太懂..」
我故意装做不懂前去请教课长,我弯着腰,使课长能看的见我的双峰。对于卅八的豪乳,是我最大的武器。
课长如往常般,亲切的指导,但我故意装做不懂,一步步的靠近课长,制造机会令课长能看的到我的双乳。
课长不经意的看到了我的谷沟,那时,只觉得全身都麻痹了,但课长却没敢再看的离开视线。
所以,我只好「课长,爲了我还让您加班真不好意思,爲表歉意,我帮您揉揉肩膀」的迫近课长。
课长好像真的累了,故顺从的说声「劳烦你了」让我爲他揉肩。我一边揉着课长的肩膀,并将乳房紧贴着课长背部。我已感觉到乳头已挺起,而不断的摩擦着课长的背部,産生了无而言喻的快感。
正当快感涌出之时,课长却「谢谢,舒服多了」,之后,即又开始工作了。
(难道,我对课长而言,是个缺乏性魅力的女人吗?)
我洩气的回到座位。但,正如一般男人对越是追不到的女人越有兴趣般,我对课长,也産生了新的斗志。
「小莉,要不要叫宵夜?」
八点多时,课长问我。遂我叫了比萨。
「咖啡来了」
比萨来后,我替课长泡了咖啡,我们面对面坐着的开始享用比萨。
因沙发较低,坐下时若不紧闭着双膝,裙子内之物便会一览无遗。我故意松着双腿。
到底课长也是男人,在我尽情享用比萨之时,三番二次的朝我裙内不断的偷瞄。
(啊,课长在看)
我已觉得内裤深处,已湿润起来了。
(请用更有色的眼光看吧,然后用沾满比萨油的手指及唇,在我那里..)
但课长匆匆吃完比萨,从沙发站起,又打算返回工作中,「这时是决胜负的一刻」了!
「啊~好烫」
虽是被常用的手法,我故意打翻了咖啡。咖啡整个正好泼在我的裙子上。
「有,有什麽关系?」
「课长立刻奔到我身旁。
「啊!好烫,好烫」
我故意掀起了裙子。
穿着丝袜的大腿,也浸透了咖啡。课长那上蹲在我面前,用手帕爲我擦拭大腿。
「丝袜已粘住了,若不早点撕开,会烫伤的」
「喔!这样嘛」
咖啡已凉了,已经不会烫伤了,但课长立即用牙齿咬裂丝袜,用手用力的撕开。
滋滋滋...的声响。
(啊!好像被强暴似的..)
丝袜裂到了内裤上,课长努力的用手帕还在擦拭着,但所传来的快感却已令我爽的不能自主。
「课,课长。..一起撕掉内裤」
我羞怯的心髒好像要裂开似的。
「小,小莉..」
课长出现了困惑的表情,并就要站起来。
「不要,不要离开..。不然我要大声呼叫了,其他部门的人来了,我要说你强暴我」
「你在说什麽,别开玩笑」
「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真的会叫喔!」
我握住了课长的手,引导至丝袜的裂缝中。
「你这样..我会把持不住的」
课长温柔的直视我。那认真的眼神更是说不出来的性感。然后,课长的手碰到了内裤。
「啊~课长,我.一直崇拜着课长」
我狂喜着,而对于自己如此大胆,积极的诱惑行爲,感到非常的害臊,而自然而然的落下眼泪。
「好吧!今天就到此爲止,在公司内这样总是不太好吧?」
课长从内裤上轻轻抚了一下花瓣,并在我脸颊吻了一下,即打算站起离开。
但,认真的课长,可能会说再工作一下,而在回家路上又编好一套说法即离去。
「不!请继续,我已经这麽湿了」
我把课长的手引入到内裤内,纵使他认爲我淫乱也没有关系。现在的我,已是不和课长做爱无法忍受的状态了。
课长的手指直接碰触到了花瓣。而课长被女人弄到此地方,裤子前面也不禁大大的隆起。
「课长您讨厌我吗?」
「不,我喜欢,这裏也很美」
课长也忍受不住,开始爱抚我湿透的花瓣。二支手指在花丛中旋回,搅弄着,而从那裏发生了啤,啤的淫蕩声音,我湿的要滴下爱液。
「真的吗?怎麽个美法?告诉我」
「毛毛薄薄的,花瓣是粉红色的,好可爱」
「啊~说更黄一点」
「可是..」
「..你的阴部,好美,软软的。啊!阴道好紧,一支手指可能进不去喔!痛吗?」
可爱的课长,像少年般的红着脸,虚心的用一支手指在进行抽送运动。
「没关系,二支或三支手指都可以,尽情的揉躏到我阴部深处」
我自己张开了花瓣。课长用二支手指插入我的洞中。
「好爽!啊,啊,也欺负阴蒂!」
「这样啊?不会痛吗?」
课长用二支手指不断的进行抽送运动,用另一支手轻弹阴蒂。每弹一下,就有说不出的战栗阴蒂传向头部,令我脑海空白一片。
「啊~啊-我要~我要课长的棒干我」
突然,电话响了。
我和课长都吓了一跳。彼此互望一眼,我从沙发站起去接电话。
「喂?请问我先生在吗?」
是个非常有气质女人的声音,是课长的太太。
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厉害,想着想着将电话交给课长。看到课长在接电话,我不禁调皮 把手放入课长的裤子中掏出了课长的阳具。
因在讲电话,课长无法阻止我,而继续讲电话。我含住了好粗大阳具。因电话的打断,课长的阳具呈半勃起状态,进到我口中后立即膨胀了起来。
我用舌头轻轻,仔细的舐着,并吸着,不时的还握住有时轻抚,有时轻压着睾丸。
电话讲了半天还不结束,但我才不管呢!我只想快点让那硬透了的阳具插入我那深深的洞中。
我掀起了裙子,露出了屁股。并把内裤褪下至膝盖处,伏卧在课长面前的桌子上,并将屁股翘向课长。但,只见课长摇着手表示「不行」。可是现在,我是绝对的优势。
「让你太太听到可以吗?我会大叫干我喔」
我在课长耳边轻声的说,却效果显着。
课长一边讲电话,一边从我背后,将热滚滚的阳具插了进来。
「啊~好爽~」
「现在还在上班,回家再说吧!」
课长一定也是受不了了,生气似的挂掉电话,用两支手用力的按住我的骨盘,粗鲁的如魔鬼般的干了起来。
「我在讲电话,你怎麽这样」
按住骨盘的手的大姆指,到了尼股裂缝沟,使力的往外 开。
「啊~会裂开~!」
「我在生气。不给你一些苦头吃不行」
课长继续如魔鬼般的干我,并把手指插入了肛门。以阳具及手指攻击着我的阴道及肛门。
「啊~对不起!课长,原谅我~」
这种怕人瞧见的办公室做爱的紧张刺激感及课长中年的做爱技巧,真是至高无比的享受。从这晚后,我和课长每逢加班时,即变成公司内做爱的野兽。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945147.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