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cs

修罗校园e55

修罗校园「啊……啊……」昏暗的灯光下,一只白皙的手抓住皮垫边缘。女生红色的头发上仍带着啦啦队员的绒球,舞蹈服却散落在地上,裸露出充满青春活力的肉体。这是篮球场的训练室,室内放着各种力量训练的器械,角落里是一迭皮革垫子。球场的灯光已经熄灭,只有室内一盏小灯仍亮着。今天的明星曲鸣,正伏在女生两腿之间,挺腰在她体内用力冲撞。滨大女生比他想象的更容易得到,蔡鸡在后台找到那个红头发拉拉队员,然后的事情就更加容易,哪个女生不愿结识今天的篮球明星呢?何况他长得也很帅。无论在球场,还是在这里,曲鸣都一样强劲,似乎有发泄不完的精力。女生吃痛地拧紧眉头,「轻一点,你弄痛我了……」「女人不都喜欢痛吗?越痛越爽……抬起腰,我要射了。」「别射在里面!」女生挣扎着想起身,却被曲鸣紧紧压住。后者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按住她的肩膀,然后在她体内尽情喷射起来。女生握起拳头,在他肩上捶了一下,嗔怪地说:「你真坏!第一次就射在人家里面。我正在危险期呢。」曲鸣翻身坐起,从扔在地上的衣服里拿出烟,点上吸了一口,喷出长长的烟雾。灯光下,烟雾缭绕而起,模糊了他的面容。红发女生用纸巾擦净下体,穿上内裤,然后从背后抱住曲鸣,在他脖子上亲了一口,「你今天好厉害,连周东华也输给你了呢。真不敢敢相信。」曲鸣侧着头,脸色淡淡的。女生抚摸着曲鸣的手臂,「你的肌肉好硬哦,难怪能跳那么高,你打球的动作又帅又好看……喂,你在想什么呢?」「没什么。」曲鸣起身披上衣服。女生裸着上身,两只乳房摇晃着,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你要走了吗?」曲鸣没有理她,似乎她不存在一样。「喂,」女生气急败坏地说:「你知不知道我的名字?」曲鸣头也不回地淡淡说:「那很重要吗?」女生拿起一只垫子,朝曲鸣背上扔去,气恼地说:「我不是开玩笑,你正经一点!」灯光突然一亮,有人嘿嘿笑着说:「老大,有人说你不正经啊。」刺眼的光线使女孩摀住脸,胸前两只白嫩的乳房惊恐地收紧,「谁?谁在哪儿?」曲鸣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快一点儿。」女生手腕被人抓住,接着被提了起来,眼前是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大的是蓝队主力中锋的巴山,两米的身高使他看起来像一座山。小的像个发育不良的初中生,带着一副大大的眼镜,彷佛一条冰凉的眼镜蛇。「你们是谁?想干什么?」被人叫做蔡鸡的蔡继永推了推眼镜,慢条斯理地说:「当然是要干你,跟你做爱了。」「放开我!」女生手腕被巴山抓住,纤细得彷佛要折断,她惊慌地朝曲鸣望去,「救我……」曲鸣弹着烟灰,若无其事地说:「怕什么,跟他们两个做一回就行了,你又不是没做过。」「不要!放开我!啊……」女孩儿两只手腕被巴山握住,整个身子都被提了起来。巴山另一只大手抓住她的乳房,咧开嘴,笑容像野兽一样狰狞。蔡鸡扒住她的内裤剥到膝间,淫笑说:「我们三兄弟从来都是有福一起享,有妞一起玩。」「不要!不要!」女生挣扎着,声音越来越响。「闭嘴!」曲鸣喝了一声,不耐烦弹掉烟头,「一个婊子还装什么处女!张开腿,让我兄弟干你一回!」女生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圈套,大声说:「你们敢碰我,我就告到学校!」巴山和蔡鸡同时笑了起来,蔡鸡扒掉她的内裤,在手指上转着说,「你还不知道吧,这滨大有一半都是我老大家的。敢威胁我?小心我让你死全家!」巴山抓住女生的头发,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吼着说:「还不听话!」说着把她扔在垫子上,跟蔡鸡两个人围着她又踢又打。女生蜷起赤裸的身体,被打得连声痛叫,最后哭着说:「别打了,别打了,我让你们干好了……」蔡鸡收了手,不解地说:「真是奇怪,好端端的通奸非要变成强奸……臭婊子,你是不是自愿跟我们做爱啊?」女生唇角破了一块,身上被打出数块青肿的瘀痕,呜咽说:「是……我是自愿的……」蔡鸡解开裤子,「快点快点,再等大屌就要发火了。」女生哭泣着躺在垫子上,张开腿,摆好姿势。外号大屌的巴山脱下衣服,露出一条又粗又黑的巨大阳具。当他进入时,庞大的体形俯压下来,彷佛要将女孩的身体压碎。女孩哽咽着摀住脸,身体痛苦地战栗着。大一新生击败滨大篮球之王,成为校园一段最新的神话。曲鸣声名雀起,无论走到哪里,都不时有好奇、羡慕、惊讶、钦敬的目光射来。高超的球技,出色的外表,使曲鸣一夜之间成为校园新偶像。曲鸣刻意保持着冷峻的形象,而没有去招募一个后援团——虽然他完全有能力这么做。他不想张扬得让老爸知道他在做什么。三个人坐在楼顶,俯览脚下的滨海大学,就像在看一个张开双腿的荡妇。巴山把一根裸露的钢筋掰弯了又拧直,发泄他多作的精力,闷声闷气地说:「老大,比赛打完了,接下来做什么?」曲鸣两手摊开,靠在扶栏上说道:「我老爸过几年就要退休,想让我接他的班。」蔡鸡羡慕地说:「那滨大往后就是你的了。」「他是他,我是我。我的东西不需要别人给我。」「老大,你准备怎么干?我跟大屌都听你的!」「大屌,你去申请成立一个新的篮球社,加入的人打不打球无所谓,重要的是听我的话。还有……蔡鸡,你给我查查,滨大最漂亮的女生是哪个。」蔡鸡笑嘻嘻拿出一部折迭计算机,「滨大的美女都在这里——滨大BBS上评选的,绝对公正。」难得滨大学生做得如此仔细,不但列出了入选者的详细资料,配有照片,甚至还有视频。目前投票超过一万人,接近滨大学生的一半。网页上是最后入围的四名女生:第四名,苏毓琳,二十二岁,身高一米六八,三围保密,西语系四年级生。照片上的女生有一双诱人的丹凤眼,眼角微微上挑,相对于大学女生来说,她的相貌有些过于妖艳,但她冷漠的神情使她看起来并不像外表一样轻浮。视频是在教学楼里拍的,采访的学生在问:「连续第四年入围滨大四大美女评选,你有什么感想?这次你有没有信心拿到第一名?」穿着黑色长裙的女生回答很简单,「无聊。」然后转身走开。摄像机对着苏毓琳的背影拍了一分钟,并且耐人寻味地给了她的臀部一个特写。巴山说:「好酷的妞,是不是性冷淡?」蔡鸡说:「错!这种妞才最淫荡。」曲鸣吹了声口哨,后面评论里有不少刻薄的留言。她在校园的名声似乎并不好。第三名的照片一出现,曲鸣目光顿时一闪。这个女孩,他见过。杨芸,十八岁,身高一米六~,文学院二年级生。照片是一张抢拍镜头,抱着书的杨芸正在回头张望,那种小小的惊讶使她看上去可爱之极。视频就是从这张照片开始,拍摄者在路上叫住杨芸,「恭喜你入围滨大四大美女!请问你对评选有信心吗?」杨芸被这种煞有其事的采访逗乐了,笑得用书遮住嘴巴,她身材娇小,穿着白色的绒毛外衣,就像一个可爱的洋娃娃。拍摄者用夸张的语气说:「请问,你男朋友支持你参选吗?他会不会给你投上一票?」杨芸笑了半天才开口,声音又甜又软,「不是啦。」摄像机仰起来,转向旁边高大的男生,拍摄者怪叫说:「我没听错吧?她否认是你女朋友啊!周东华,杨芸是第一次参选,你这次给谁投票我们并不关心,我们的问题是,你上几次的票都投给了谁?」周东华挠了挠头,「刚锋,是兄弟就把这一段去掉。」蔡鸡伸长脖子,看着在周东华身后笑弯腰的杨芸,「他怎么挑个这么矮的?站在一起,姓杨的小妞只能亲他屁股。」曲鸣盯着杨芸,没有作声。杨芸介绍片段的结束后,接下来的图片让人误以为是滨大艺术节的一幕,照片里的女子纤眉檀口,长裙委地,宽袖缓带,长及腰际的秀发盘了个鬟髻,然后梳成三绺,一束瀑布般披在肩后,左右两绺从耳侧垂到胸前,柔美温婉得彷佛从古诗词中走来般轻盈。只不过她所在的并非舞台,而是坐在教室里,神情自若地与周围衣着时尚的学生一同上课。视频上拍摄者显得很客气,「你好,南月,我们都知道你出身中医世家,一直穿着传统服装。尤其是三年前,你穿着鹅黄古典长裙,背着古琴入校的一幕,已经列入滨大十大传奇。受你影响,越来越多的同学选择了传统服装作为礼服。我们有两个问题,第一:你是否只穿传统服装?穿过其他服装吗?」「没有。」「那么内衣呢?」古装美女掩口笑着说:「这个问题我没听到。」「第二个问题:你穿旗袍吗?」「试过一次,没有穿出来。」「那实在太可惜了。听说你的衣服都自己裁剪缝制的,非常漂亮,你能站起来,让我们拍一下衣服吗?」少女起身旋转了一下,她的衣裙是浅浅的红色,越往下越深,到裙尾变成满衣花瓣,衬着她雪嫩的皮肤,纤柔的体态,美得令人窒息。拍摄者屏住呼吸,良久才喘了口气,「谢谢,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少女笑说:「你脸色不大好,是不是贫血,要我给你开个方子么?」视频结束后,曲鸣、蔡鸡、巴山还盯着屏幕——滨大还有这样的妞?照片下写着:南月,二十岁,身高一米六五,医学院三年级生。老爸曾经说,滨大是一座金矿,也是一座宝库,那是老爸赚钱时的感慨,但换个角度来说也是一样。这些天生丽质,各具美态的女生,就比珠宝还要夺目。与此同时,他们同时转着一个念头——难道还有比她们美丽的女生?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朝下看去。获得票选第一的滨大校花,介绍栏里却是一片空白,没有名字,没有照片,更没有视频,只用了一株高傲的郁金香作为题图,旁边写着「法律系之花」。新的篮球社红狼社很快成立了,第一批十名球员全部来自大一新生,大中锋巴山任社长。但谁都知道,红狼社的真正首领是曲鸣。校方对新篮球社的支持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不仅把新建的篮球场包括各种器械全部提供给红狼社,而且特许球员们的训练时间不受限制。一般学校团体每晚八点开始训练,十一点结束,这道特许意味着只要红狼社愿意,完全可以训练到天亮,而不必受任何约束。十一点是滨大规定的休息时间,图书馆、体育馆、超市、影院这些公用设施都按时关闭,宿舍禁止出入。拥有三万名学生,超过四千教工的滨大位于都市边缘,本身就相当于一座小型城市。一到夜里十一点,偌大的校园只剩下了路灯微弱的光芒。但即使夜间独自行走,也不用担心安全,校内每一条主要道路都安装有监控设备,为防止都市周围廉租区发生骚动影响校园秩序,滨大甚至拥有武装保安。灯光渐次熄灭,校园沉寂下来。刚结束训练的几个男生慢悠悠走在路上。曲鸣穿着黑色的校服,两手插在口袋里;巴山拎着一兜篮球,跟在后面;蔡鸡拿着折迭式屏显边走边看。「这一带是教学区,只安装了火灾警报器。」曲鸣朝四周看着,「老爸还真会省钱。」这会儿路上已经看不到一个人,只有远处一个小花园,发出梦幻般朦胧的荧光。这样的花园在滨大随处可见,结构也很简单,一座十字型走廊,中间放了张圆形的石桌,两侧爬满了葡萄藤。廊外有一个装了喷泉的小水池,池边草坪上安设了座椅,旁边低矮的草坪灯散发出柔和的光线。这座花园位于一幢教学楼侧后方,处置隐密,距离最近的宿舍区也有十分钟路程。「就在这里吧。」三个人进了走廊,茂密的葡萄藤像墙一样遮住了他们的身影。「她每周五都从这里经过。出了那件事后,她跟同学们很疏远,从来都是一个人。」蔡鸡说着拿出三个头套。曲鸣看了看,「干嘛?」「遮住脸,她就认不出来了。」蔡鸡小声说。曲鸣朝他后脑勺拍了一记,道:「别傻了,大屌那体型,你把他毁容也能认出来。」蔡鸡有些紧张,「老大,她要认出来怎么办?」曲鸣用阴森森的声音说:「那就先奸后杀!」见蔡鸡变了脸色,曲鸣笑着给他一拳,「就你最胆小。怕什么,我有办法。快来了,先把灯盖住。」三个人脱了外衣,把草坪灯盖上,花园立刻黑了下来。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945147.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