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cs

[秘密女友备忘录之培训同居篇](13)bd6

[秘密女友备忘录之培训同居篇](13)


还好,不是暐暐!这女孩虽然还算漂亮,但比起暐暐明显要逊色不少。 再次闹了误会的我赶紧给女孩戴上眼罩,又向威廉悄声道歉,还好没被奈拉 发现。说起来男人间的误会还是好解决,不一会威廉就友好地向我挥手道别了。 走到酒吧门口,我又发愁起来,该去哪儿找暐暐呢?正犯难间,电话忽然响 了起来,一看正是暐暐的电话,「暐暐……你总算……噢……瑜姐啊……她回来 了……我还在外面呢……嗯……我马上回来……」随后我火速打车往回赶去。 回到房子后已是午夜十二点出头了,一进门便看见瑜姐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 电视。我连忙问瑜姐:「瑜姐,暐暐呢?」 「她回卧室睡去了!」瑜姐一脸疲倦地回答,又出声招呼道,「坐吧,这丫 头太倔了,回头你再好好哄一下。今晚我和暐暐睡卧室,你就凑合地睡一下客厅 吧!」 「嗯,好的,瑜姐。」我连忙点头。 之后瑜姐一脸疲倦地回了卧室,而我在沙发上辗转难眠,直到凌晨才迷迷糊 糊地睡着了。 等到第二天醒来已是下午一点多了,暐暐和瑜姐都已经不在了。我连忙给暐 暐打电话,暐暐冷淡地说她这几天不回来了,要陪妈妈和弟弟玩,还让我别烦她。 说完就挂了电话,再怎么联系都不理我。 不妙啊,这么件事至于这样吗?难道是她想借此向我摊牌?可这样的抉择我 该如何做出呢?算了,只能等她回来了再说。 十一最后一天,先是傍晚的时候晓萍和李文两人回来了,显然也是累极了, 跟我简单地打了个招呼便回房休息去了。而暐暐却一直到晚上十点左右才回来, 我连忙上去献殷勤,她却依旧不理不睬,而且死活都不让我碰她,于是当天晚上 分床而睡。接下来的几天,暐暐和我的关系几乎降到了冰点,就连晓萍和李文也 发现了我俩之间的疏离。暐暐现在除了晚上还和我在一个卧室休息,白天就一直 躲着我,连培训时的座位都换了,一时间竟形同陌路。 节后第一个周六。早晨九点半,我醒来之后发现暐暐已经不见了,这才记起 今天照常培训。算了,不去了。正准备继续睡时,却听到隔壁传来隐隐的啜泣声, 好像是晓萍的声音。我发现这俩小情侣回来后已经吵了几架了,一定是李文这臭 小子欺负晓萍了! 「吵死了!」我一把将被子甩在地上,纵身跳下床来,身上只穿条内裤就冲 到了他们门口。 「呯!」「大清早的吵什么吵!」虚掩的卧室门一脚被我踹开,却发现李文 并不在。而晓萍一人独自坐在床上,吹弹可破的小脸上挂着俩行清泪,正抬头愕 然地望着我。 「李文呢?」我强忍着怒火问晓萍。 晓萍的小嘴张了张,像是要说什么似得,却又紧接着一撇,居然「哇」的一 声放声哭了起来。 「别哭,别哭!」我顿时慌了神,一腔怒气顿时化为乌有,手忙脚乱间不知 怎么就把晓萍搂入了怀中。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晓萍并没有反抗,反而主动把头 依偎在我肩膀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轻轻地摇着怀中的娇躯,肩膀都有些困了。晓萍的哭 声已经停止好一会儿了,现在一动不动地趴在我的肩头,估计是睡着了。也不知 道这俩人怎么回事,这丫头就知道哭,死活不说话。 稍微调整了下姿势,试图缓解一下我身体的困乏,却突然感觉到压在胸膛上 两团软肉一颤。这时我才发现晓萍没戴胸罩,身上是只套着一件宽松的棉质吊带 睡裙。 我假装发困了,又故意伸了个懒腰,有意让胸膛摩擦那对柔软的大乳球。又 左右活动了下身体,明显感觉到晓萍的身体有些僵硬,而那薄薄的布料后面俩颗 小乳头更是硬了起来。闻着脸旁幽幽传来的少女体香,我不由张口把小巧玲珑的 耳垂含了进去。 「嗯!」晓萍低声嘤咛一声,同时娇躯先是一僵,又瞬间软了下来。 「这丫头还装……」我卖力地亲吻和吸吮着晓萍的耳珠和粉颈,不一会儿她 便低声地呻吟起来,「嗯啊……嗯……嗯……」 怀中娇躯的体温迅速上升,而原本雪白的脖子也泛起了红。这时我忽然推起 晓萍,伸手抬起小巧的下巴仔细端详。只见略带婴儿肥的俏脸上散出一片红晕, 细腻粉嫩的皮肤吹弹可破,可爱的大眼睛此刻紧紧闭住,而挂着泪珠的睫毛轻轻 地颤抖,流露出一股欲拒还休的媚意。 「晓萍,你真漂亮……」我捧住可爱的俏脸对着香唇就吻了上去。而晓萍嘤 咛一声,随后居然主动张开小嘴和我吻了起来,一时间口舌纠缠,满口芳香。 「嗯…刚哥……」晓萍忽然推开我,纤细白嫩的大腿紧紧夹住钻进裙下的色 爪,而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迷离地望着我,「刚哥……嗯……我要……」 「怎么了,晓萍?你要什么啊……」我见小丫头不再伤心,故意逗弄起了她。 被夹在她大腿间的狼爪却顽强地向更深更柔嫩的地方挤去,不一会儿就摸到 了两瓣湿漉漉的肉片。 「嗯……哥哥……你坏……」晓萍竟松开了大腿,像是有意让我的手指深入, 同时轻轻呻吟了起来「嗯啊……嗯……」 「快说你要什么啊?」我依旧不依不饶地问晓萍,同时故意拔出了右手。 「嗯……哥哥……你欺负我……」晓萍羞愤地望着我,眼睛里腾起一片水雾。 「那你先给哥哥舔舔!」说着我脱下内裤,亮出了胯下的凶器。 本以为晓萍会拒绝,谁知她略微犹豫便低头伏在了我的胯间。只见她小口大 张,顿时温软的口腔就将我巨大的龟头包了进来。 「噢……好爽!」我忍不住呻吟了起来,这是晓萍第一次给我口交,本以为 会多少有些齿感,却不想直接给我来了次刺激的深喉,而之后展示的技巧比暐暐 还更胜一筹。看似被撑到极限的小口却及其娴熟地吞吐着巨棒,而那双小手也不 闲着,一手套弄,一手轻捏抚弄着大肉袋,时不时还来一下深喉。 这种水平,丝毫不亚于东莞的小姐啊!真没想到天真可爱的晓萍竟还有这绝 活儿,真是人不可貌相啊!看来李文这小子一定没少调教晓萍。 「唔……唔……」晓萍娴熟的舔弄和时不时的深喉让我爽到了极点,要不是 我几次紧咬牙关,想必早都爆到了她的口腔里。饶是如此,我也渐渐忍不住了, 在一次深喉时忍不住推开了晓萍。 只见晓萍睁着大眼睛无辜地望着我,嘴角还挂着一丝透明的黏液,看着她那 小女孩般天真无邪的表情,我顿时按捺不住心中的兽欲,将她扑倒在了床上。 「等等……衣服还没……啊……啊……」晓萍的睡裙里只穿一条白色的蕾丝 内裤,直接就被我拨开插了进去,「啊……好大……好舒服……」 「我和小文谁干得舒服?」我边干边问着晓萍。 「啊……不要……提他……」晓萍像是不想听到小文的名字,然而被我连续 几下深插,瞬间变了音调,「啊……啊……我错了……你舒服……啊……不行了 ……不行了……啊……」 「小淫娃?你要叫我什么?」我一边插,一边问晓萍。 「啊……哥哥……啊不……老公……啊爸爸……爸爸……啊……女儿不行了 ……又到了……啊……」看着像小女孩一般天真甜美的面容,我忍不住又逼着晓 萍叫我爸爸,而她也像是有着恋父情结一般,并不是特别的抗拒,反而被这种伪 乱伦的刺激搞得愈加敏感,高潮是一波接着一波。 「上次不是不让爸爸再肏你了吗?」「今天怎么主动勾引爸爸呢?」 「啊……晓萍错了……啊……爸爸……的大鸡巴……好舒服……啊……女儿 ……女儿再也……不敢了……啊……不行了……不行了……啊……」也不知道是 不是和李文置气的原因,今天晓萍特别主动,不仅主动抱住双腿让我肏,而且嘴 里不停地说着淫荡的话。 「那以后再让不让爸爸肏你?」 「啊……让……女儿……天天都……都让爸爸肏……啊……不行了……啊… …「 半个多小时之后,连番高潮的晓萍终于不堪鞭笞,向我求饶了起来,「爸爸 ……女儿真的不行了……女儿给你用口弄……」说罢小嘴含住我的大鸡巴套弄了 起来。 「噢……女儿真乖……爸爸要射到你嘴里……噢……」本来我就到了爆发的 临界点,再被晓萍灵巧的嘴巴一含,终于忍不住了射精的欲望,于是一把将她的 头按住,鸡巴对着喉咙深处狠插几下,就兹兹地射了精。 「唔……唔……」晓萍的头被我固定在胯间,这下精液一定都咽了下去。 片刻后我放开了晓萍,出乎我意料的是,晓萍只是咳嗽了两声,并没有厌恶 的干呕,反而伸出香舌轻轻将嘴角的白色浊液舔去。 「我干!要不要这么淫荡!小文他妈的太有才了!」我心中不禁暗暗佩服, 要知道暐暐都没有这么给我口爆过,而晓萍却可以这么自然的吞下精液。看着晓 萍无辜的眼神,我的鸡巴瞬间又复活了过来。 「啊……」晓萍一声惊呼,吓得花容失色,「刚哥……我真的不行了……」 「没事宝贝,哥哥不弄了。」我爱怜的搂住娇小的身躯,轻抚着她柔顺的短 发,「对了,你和小文怎么回事?」 晓萍沉默了片刻,慢慢给我讲起了事情的原委,说到伤心处,竟然又哭了起 来。 原来在云南的时候,俩人住的旅馆热水器坏了,因为十一期间再没有其他去 处,所以只好将就。然而由于每次做爱之后,李文都拿冷水冲澡,几次之后竟然 不举了。随后俩人去医院看大夫,而晓萍最近也是感觉不适,而且月经又迟迟未 来,于是在等候期间就顺便检查了下身体,结果却发现自己已经怀孕40多天了。 俩人争吵的根源正是这俩件事,李文本来就因为不举的事脾气不好,再加上 晓萍不肯打胎,于是俩人便吵了起来。 这李文也真不是个东西,需知女人打胎对身体的伤害很大,以后说不定就不 能怀孕了。他现在说得好听,说是会对晓萍负责的,几年后一定会娶她。但是众 所周知,爱情这东西,根本就不能靠承诺来保障。更何况李文也是个帅哥,工作 之后的诱惑更多,谁知道几年之后就一定娶得是晓萍呢? 我温言安抚了了老半天,晓萍才止住了眼泪。她在我的胸膛前依偎了一阵后, 忽然抬起头看着我,咬着嘴唇支支吾吾地说,「刚哥……你能不能……陪我…… 陪我去打胎?「 我一下就愣住了,「这……这不合适吧?」我说今天晓萍怎么这么主动呢,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啊!可刚刚还你侬我侬,转眼就拔屌走人会不会太无情了? 「没事……我……我自己去吧……」晓萍眼睛一红,眼眶中重新泛起了泪水。 「还是我陪你去吧!」我心头一软便答应了下来。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1 1点了,于是拿起手机给培训的讲师请了假,准备去医院。 由于走得太匆忙,到了楼下之后才记起忘拿手机了,应该是打完电话后放在 了餐桌上。不过想想周末也应该没什么大事,于是没有再返身去拿。 到了医院之后,挂号、缴费、检查等等,前前后后跑个不停,检查之后发现 确实是怀孕有四十多天了,医生告诉我们必须进行手术。 手术前,我自然是作为男朋友来签字的。然而由于晓萍的实际面相和年龄太 小,医生和护士当时看向我的眼神都是恶狠狠的,要不是晓萍身份证上改过的年 龄够大,估计就直接打电话报警了。唉!无妄之灾啊! 手术很顺利,完了之后已经是下午五点整了,手术室出来时晓萍的脸色很苍 白,但神色间却轻松了好多。因为晓萍不肯吃饭,我虽然很是心疼,但只好把她 送回房间。想了想,又给她煮了一碗大米粥,还专门在超市买了些红枣放进去。 喝完粥后,晓萍便沉沉睡去。 忙完一切之后我终于长出一口气,这时翻出了手机,却发现有十几个未接来 电,居然全是五点左右时暐暐打来的。我赶紧回过去,然而暐暐却始终不接电话, 完了完了,这下把这妮子得罪深了。 就这样我在忐忑不安中熬到了晚上十点多,这时暐暐才和李文一同回来,而 暐暐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 见我过来,李文识趣地回了卧室。我赶紧上去解释,「暐暐,你听我解释。 晓萍今天病了,我陪她去医院看了下大夫,当时走的急忘带手机了!「 暐暐却紧盯着我的双眼,一字一顿地问我,「你会不会娶我?」 我顿时头大如牛,「额~暐暐,你看你还挺小的,我暂时也想以事业为重… …「 没等我说完,暐暐打断道,「你到底会娶我还是娶叶慧(我的正牌女友)?」 「额~这个……这个不是还没到时间嘛……」我讪笑着向暐暐解释,「暐暐, 你再给我点时间好吗?」 「给你时间有用吗?在你心里,我都没有晓萍重要……呜呜……」说着,暐 暐竟又哭了起来。 「暐暐!暐暐!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我连忙去哄她,却再次被她一 把甩开。而这晚,暐暐嘤嘤哭了一个多小时才睡着,我更是失眠了半宿。 周日休息,由于失眠,我大概快十一点时才醒来,而暐暐又早早地不见了。 于是我准备再给晓萍煮点粥,却发现手机上有两条新微信,一条是叶慧的, 大意说她要去德国参加公司总部的培训,估计要年底才回来。而另一条却是晓萍 发来的: 「刚哥,我回去了,我爸给我请了假,后面的培训也不参加了。我和小文彻 底分手了,不经历一些事情确实无法认清一个人,比如小文,又比如你。我曾是 那么地爱小文,以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可最后他却抛弃了我!而你曾让我 那么痛恨,然而到了昨天我才发现,你其实是个好人!刚哥,我知道你有女朋友, 可暐暐姐真的很优秀,更重要的是她很爱你,所以请你一定要珍惜她!谢谢你, 刚哥,祝你和暐暐姐幸福!勿念!」 两条微信看完,我心中顿时空荡荡的,愣了老半天。等我回过神后再给晓萍 打电话,却一直被提示无法接通。 接下来的几天,暐暐依旧不肯理我,反而整天跟李文在一起吃饭、逛街,尽 管我妒火中烧,但却无法解决,只好每天晚上去酒吧借酒浇愁。 如果不是晓萍提醒,我怎么会知道暐暐会在我的心中占这么大的位置。我坚 信如果我答应暐暐,让她做我的正式女友,她一定会跟我和好如初的,但我却也 同样爱着叶慧。这艰难的选择到底该如何做出呢? 这天晚上,我又去了威廉的酒吧找他陪我喝酒,到了酒吧却发现威廉不知去 哪儿了,于是又坐到老地方叫了要了两打啤酒,独自喝起了闷酒。刚喝几杯,却 发现有人过来了。我抬头一看,正是威廉,而且他的身旁是一个娇小的女孩。 我用目光向威廉示意了一下,询问女孩的身份,然而威廉虽然看见了我的眼 色却并不答话,只是笑眯眯地领着女孩坐到了我对面。也不知道这小子玩的是哪 一出,而女孩坐下后大胆地打量起了我,我自是不甘示弱,同样报以肆无忌惮的 目光。 女孩大概将近一米六的样子,看起来年龄很小,应该不到二十岁的样子。一 头酒红色的秀发扎成了蓬松的马尾,额头前则是整齐的齐刘海。脸蛋儿应该就是 大家说的锥子脸吧,下巴明显要比暐暐尖,五官长得很是精致,不过眼睛稍显狭 长,再加上淡淡的妆容,很有那种狐媚的感觉。 十月的西安夜晚已经有些发凉了,女孩身上的衣着却依旧清凉而热辣。她上 身是露脐的白色紧身吊带,从领口露出的乳沟来看倒也算有料,大概稍大于C杯 的样子。而纤细的小蛮腰下是一条齐B牛仔小短裙,而且是那种百褶的喇叭口裙 摆,故意磨烂的短裙边缘处隐隐露出雪白的臀肉。 正打量到两条纤细的美腿时,却听到威廉对女孩说,「怎么样宝贝,帅不帅?」 好小子,竟拿我寻开心,正抬头准备跟威廉抬杠,却看见女孩吃吃地笑了起 来,「帅什么啊,完全就一大叔嘛!」 我尴尬一笑,不由摸了摸下巴上茂盛的胡茬,最近因为暐暐的事确实变得太 邋遢了,今天回去得好好收拾一下。正胡思乱想间,却听见女孩又说,「虽然不 帅,但是特有男人味儿!」 「哈哈!那你就陪刚哥喝喝酒,今天我要回学校住。」威廉这家伙真不够义 气,居然一句话都没跟我说转身就走,不过临走前向我挤了挤眼睛。难道这是要 给我介绍这女孩? 「大叔你想什么呢?」我回过神来,却见女孩白嫩的小手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我微微一笑,回答道,「没什么。」说罢端起一杯酒喝下去。 谁知女孩竟也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只见她把空啤酒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 双手叉腰凑到我面前紧紧盯着我看。 这女孩有意思,要是还没和暐暐闹误会的话,说不定我还会撩拨撩拨。我礼 貌地笑了笑,又端起一杯酒咽下,却不料女孩也紧跟着倒上一杯酒再次喝下。就 这样俩人一声不吭、你一杯我一杯地喝酒,大概过了1个小时左右,两打啤酒就 喝完了。 女孩的酒量很大,但喝到这会儿也有个五六分的醉意了,她看桌子上的酒喝 完了起身准备要酒,我连忙拉了下她。却不料女孩一下没站稳,直接倒在了我怀 里,更不巧的是,我准备扶她的手刚好抓在了她柔软的乳房上。 「嗯啊……大叔,你好坏哦!」女孩腻声娇嗔,但并没有挣扎,反而翻起身 子,分开双腿对准我右边的大腿坐了下去。顿时我右腿感觉一片滑腻,而正中的 地方竟有种湿漉漉的感觉,难道这妮子没穿内裤? 正猜想间,左边大腿一凉。原来是女孩的小手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短裤的裤 筒里,正向着中间的帐篷缓缓游去。女孩媚眼如丝地看着我的眼睛,两颊更是烫 红一片。 「哦!」女孩突然一声轻呼,却是那只小手已经握到了粗大的肉棒。只见她 美目圆睁,小手轻掩檀口,情不自禁地轻叹一声,「好大!」 正在我的色爪借机捏在女孩裙下的臀肉上时,她却一把抓住我的狼爪,随后 微嘟着红润的嘴唇向我靠来。就在我以为她要吻我时,她却忽然避开我的脸颊, 然后香唇附在耳边,轻轻地说,「我在卫生间等你!」说罢,女孩向我妩媚一笑, 起身便扭着浑圆的小屁股向酒吧的一角快步走去。看方向应该是去员工卫生间。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勾引嘛!不过我喜欢,至于那些烦心事先滚一边去,我 跟在女孩的身后一前一后地进了员工卫生间。 一进卫生间自然是天雷勾动地火,我把女孩按在墙上一边热吻,一边掀起她 的牛仔短裙,下面掏出胯下的肉枪,随后掀起女孩的短裙便刺了进去。 「嗯啊……大叔……好大啊……」女孩眼神迷离的呻吟一声,而小穴里早已 是湿淋淋的一片,「啊……太深了……啊……大叔……慢点……」 我丝毫没有怜香惜玉,抱起女孩的两条大腿把她顶在墙上,同时疯狂地撞击 在雪白的臀肉上,而大鸡巴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仿佛要把最近所有的郁闷和烦 躁都发泄出去。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女孩被我粗暴的肏干弄得不断尖叫,高潮一波接着一波, 最后竟然翻着白眼晕了过去,而下身更是小便失禁了。 「大叔,你好厉害呀!」刚刚醒来的女孩搂住我的脖子轻轻地感叹道。 我嘿嘿的笑了一声,捏起女孩的下巴问道,「小妹妹,你有男朋友没?今年 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嗯,大叔你猜!」女孩眼珠一转,狡黠地说。 「嗯……」我故作思索一番的样子,又自信满满地说,「大叔猜到了!」 「你猜到什么了?」女孩急切地问道,居然有些紧张兮兮的样子。 「哈哈!你猜?」我大笑道。 「嗯呀……讨厌!」女孩这才反应过来我在捉弄她,两只小手轻轻地捶打起 我的胸膛来。随后告诉了我她叫白思莹,今年18岁,是西安外语大学大二的学 生。 她说是没有男朋友,鬼才信呢,多半就是奈拉的那个女朋友小莹。临别前小 莹很是依依不舍,还主动加了我电话和微信,说是让我想她了就联系她。 离开酒吧之后,我径直回到了房间。然而一开门,却看到了心碎的一幕! 暐暐居然在李文的怀中坐着! 只见暐暐身上穿着那件性感的紫色睡裙,雪白的美腿交叉叠起,慵懒地地斜 搁在茶几上,裙下若隐若现的臀肉与那双毛茸茸的大腿挤压在一起,大半个雪背 亲密地依偎在赤裸健壮的胸膛上……而李文这混蛋,却是一脸惬意地躺在沙发上, 一边享受着怀中的软玉温香,一边拿着遥控看电视。 「暐暐!你!你们!」我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气得说不出来话来。 「刚哥,你回来了啊。」李文见我回来,连忙坐直了身体准备起来,脸上皮 笑肉不笑地说:「我俩有个事要告诉你一下……」 「好了,我来说!」暐暐一把按住李文,同时一字一顿地向我说,「秦守刚, 我告诉你,咱俩正式分手了!」 听言我的身体仿佛被定住了一般,颤抖着问她,「暐暐!为什么?」 「我喜欢!没有为什么!」暐暐双手撑在腰间,「从今外后,我是李文的女 朋友了,也希望你以后自重,不要再来骚扰我!」 「好!好!」我拼命控制住颤抖的身体,努力让自己假装出平静的样子。 「暐暐姐,会不会太突然了,你看刚哥好像好难过啊!」李文这个王八蛋真 是个伪君子,只见他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对暐暐说,但那嘴角得意的笑意怎么能 躲过我的视线。 「刚哥可是天生的铁石心肠,他怎么会难过呢!」暐暐讽刺的话语传来,仿 佛像一根长长的锥子一寸一寸地刺进我的心头。 我艰难地转过身去,深吸一口气,强忍住眼泪,故作平静地问,「东西搬过 去了没有?」 「不劳你费心,早都搬过去了!」暐暐的话音从背后传来,击碎了我身上的 最后一点伪装。 这还是往日里温柔可人的女孩吗?视线一下模糊了起来,我狼狈地逃进卧室, 一头扎到了床上…… 不知过了多久,脑海中纷乱的思绪终于沉寂了下来。而脸下冰冷一片,我摸 了一把,却是枕巾湿了,不禁自嘲了一下,「都三十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一样 哭鼻子。有些人本来就不属于自己,不如就好聚好散吧!」 我打开手机看了下时间,却已是半夜一点左右了,又看到叶慧微信上嘘寒问 暖的留言,一时间感到心头暖暖的。于是去卫生间冲了个热水澡,精神一下好了 很多。 清醒之后显然是再睡不着了,于是起来穿上了衣服。我有意看了下衣柜,发 现里面变得空荡荡的,属于暐暐的衣服全部都不见了,就连那个装满情趣用品的 箱子竟也是消失了,虽说是缓了过来,但面对此情此景,多少有些黯然。 「估计俩人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吧。」我发了会呆,摇摇头准备找点事干, 想了想决定去书房上会儿网。 路过李文卧室时,却听到里面好像有动静,于是便贴在门上偷听了起来。 「暐暐姐,你就让我睡进来嘛!」竟是李文撒娇的声音,顿时听得我恶心不 已。不过看来两人还没有睡在一起。 「不行!」暐暐斩钉截铁地说道,紧接着似乎是有些愧疚,「小文,我还是 不习惯,你再等等好吗?」 「我就知道你忘不了刚哥。」小文的声音隔着门都能透出那股酸味儿,然而 他又故作深情地说:「没关系,暐暐姐,我会等你的!」 可暐暐显然很吃这一套,只听她略带哽咽地说,「小文,今天……谢谢你… …「 「你都是我女朋友了还说什么谢谢,好了,早点睡吧,亲爱的!」李文亲昵 地说。 「嗯……」暐暐低声应道,再就没什么动静了。 我耐着性子听了会儿,直到李文的鼾声响起这才离开。心不在焉地上了半天 网后,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945147.com 网站地图